首页 名著读后感正文

***伪造文书疯狂掠夺外商3千万资产(中上 篇)

wangchaowh 名著读后感 2021-07-22 12:15:02 12 0

  四:惠安法院法官*** ,违法查封外商全部合法资产

  涉嫌枉法裁判的惠安法官:审判长:骆秀霞 审判员:黄树彬;李淑玲

  2006年3月15日,泉州贝拉与厦门特拍公司的委托期限6个月已经届满。同年10月底,贝拉有意另寻买家签订土地转让合同 ,厦门特拍得知此消息后 ,2006年11月3日,惠安县法院作出(2006)惠民初字第707-1号民事裁定《证据九》,在没有任何提前查封通知的情况下带着此裁定书直接查封了贝拉的全部资产 ,执行时且违法扩大查封范围,把日本丸和总公司在中国的所有资产一同查封了,其中工厂的3栋建筑(3149.26平方米)价值650万人民币;企业所有机械设备(749950美金)600万人民币(进口全新报关单据《证据十》;包括工厂的所有原材料等价值60万人民币;企业全部土地15000余平方米 ,当时市场价值在700万以上 。且执行当时连同案外人企业外资高管中岛先生私人财产价值200多万的古玩;玉器;如:明代黄花梨古家具两套,乾隆御用茶杯两套等等,(如今这些价值连城的古董已被威民达法人代表汪文良非法侵占)在没有任何的查封通知 ,也没有查封的明细单,更没有我们的签字,现在想起来执行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打算抢劫我方财产了!就是说拍卖公司只提供了5万人民币的担保就查封了贝拉3000万以上人民币的资产 ,至于拍卖公司所说的还提供了惠安县超奇电脑衣车有限公司的土地作为抵押也只是提供了一张土地使用证的复印件而已,之后贝拉在惠安县国土资源局的查询过程中了解到所谓惠安县超奇电脑衣车有限公司的土地抵押一事根本不存在,因此惠安县国土资源局还在2007年6月21日出示了惠安县超奇电脑衣车有限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证 惠国用(2006)出字第160004号在2006年6月至2007年6月21日期间根本没有在惠安国土资源局办理抵押登记的证明一张《证据十一》。可见惠安法院对贝拉公司执行的查封完全是违法查封。根据中国的有关法律规定 ,惠安县法院对我公司财产的查封行为 。在裁定书上编造“申请人申请查封”的事由 ,私下与曾文锦个人串通,违法操作 。该裁定书裁明,原告在厦门特拍拍卖有限公司于2006年11月2日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要求查封被告的厂房。实际上,所谓申请人厦门特拍拍卖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并未在申请书上签名,仅由曾文锦个人在申请书上按手印《证据十二》曾文锦并非厦门特拍卖公司的正式人员(其性质为厦门特拍泉州分公司承包人)从法律效力上看 ,原告厦门特拍拍卖公司并未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因此也无需承当法律责任。承办法官明知此事实,却与曾文锦串通 ,进行违规操作 。申请人及其担保人提供的担保不符合法律规定,法院的查封行为侵害了另一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我公司被查封的财产与申请人提供的担保相差几百倍。完全是***,违法查封!

  担保人提供的担保并不生效 ,是虚假担保。担保人的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其提供的财产属于主体受限制的房地产,依法必须经董事会或股东大会通过 ,然而 ,该担保人没有提交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的决议文书 。在采取诉前财产保全和诉讼财产保全时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的,提供担保的数额应相当于请求包权的数额 ”。此外,最高法院还规定:“在案件审理或者执行程序中 ,当事人提供财产担保的,人民法院应当对该财产的权属证书予以扣押,同时向有关部门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 ,要求其在规定的时间内不予办理担保财产的转移手续。”而惠安法院并未依照上述规定实行 。此案并非财产纠纷的案件,原告并无提出财产给付以及具体数额的诉讼请求,查封我公司的财产依法无据。此案系合同效力之诉 ,并非财产的讼争,原告拍卖行在***状中并无提出财产给付以及具体数额的诉讼请求。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人民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时 ,保全的范围应当限于当事人争议的财产 。惠安县法院裁定查封我公司的财产,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根据。法院未依法审理我公司的复议和反担保申请 ,查封财产的程序违法。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申请人提供担保的 ,人民法院应当解除财产保全 。”我公司曾于2006年11月8日《证据十三》,向惠安县法院提出对查封的异议以及要求实行反担保并请求解除查封的申请,惠安县法院至今对此没有审理也没有作出任何答复 ,当属程序违法 。

  由于惠安县法院相关法官***的行为,对我公司恢复生产经营造成了十分不利的影响,产生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因为厂房被查封 ,日本总公司制订的“准备重新自行组织生产,自行经营,以期有更好的经营转机 ”的计划无法付诸事实 ,所接受的订单无法投入生产,必须对客户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我公司拟订的各种生产自救措施,包括实行经营承包 、部分场所出租等等 ,均无法实行。通过对其他外资企业转让部分股权,以偿还借款的计划无法实施,使企业必须承付大笔的利息支出 。至于企业商誉等无形资产的损失 ,更是难以挽回。由于惠安法院的违法查封 ,使我公司生产自救、经营重振的计划均化为泡影,企业频临绝境。

  2006年11月20日,贝拉董事会决议再次确定了公司必须解决当前状态 ,并当日发出邮政EMS快件一份,内容为贝拉公司决定近期返还特拍公司所有245万的借款,请特拍公司提供收款单位的账户及开户情况等 ,经EMS查询系统确定了23日函件已经由曾文锦本人签收,《证据十四》证明厦门特拍已经清楚本公司的意思,及“取消拍卖活动 ,归还所有借款 ”的真实意愿 。但是厦门特拍置之不理。

  五:拍卖行纠集黑道冲击法院非法控制当事人,执法人员视而不见!

  在法院审理过程中,拍卖行的曾文锦多次对贝拉公司员工以及代理律师进行围攻、辱骂 、以暴力相威胁 ,拦截车辆,限制我方的员工人身自由达24小时以上,无数次以打电话 、发短信的方式 ,对贝拉法人代表和律师进行恐吓、骚扰、侮辱 、曾文锦本人直接威胁当事人 ,称已贿赂惠安法院一审、二审法官共17万元人民币,说我们上诉必输(结果事实确实如此)。企图阻止律师为我方提供法律帮助 。尤其是2007年3月29日和4月12日,在惠安县法院开庭期间 ,曾文锦纠集社会闲杂人员,公然在惠安法院内围攻、追打我司的代理律师,拦截车辆 ,限制诉讼代理人的行动自由。惠安县法院的法官大人们对曾文锦等人的这些违法行为未作任何处理,致使其变本加厉,使用类似黑道的手法对我们进行恐吓和人身威胁一直持续到现在。在此种情形下 ,我方法人代表和企业高管在长达8年多不敢回到公司所在地惠安,正常工作无法进行,也不敢再到惠安法院出庭参加诉讼 。公司聘请来处理善后工作的员工 ,因为担心受到连累纷纷辞职而去。公司聘请的几个律师,因为担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也辞去了我方的代理委托。

  六:恶意串通 ,强行拍卖 ,光天化日之下强取豪夺

  枉法裁判:王力;书记员:邱福香

  据日本总公司的意见,总部决定改变方案,取消拍卖财产 ,而采取资产重组的办法,重振企业 。正当我司准备重组资产恢复生产之时,在距授权委托期限已超过了一年多之后 ,曾文锦不顾我司强烈反对,于2007年4月13日突然登报公告第三次拍卖贝拉公司的全部资产 。我方在4月18日登报郑重声明《证据十六》,公告厦门特拍是无代理权限的违法拍卖 ,厦门特拍不具备我公司资产的拍卖资格,此次的拍卖无效!但拍卖行不顾委托人的强烈反对,4月20日我方向工商局申请终止拍卖行为 ,因为拍卖行涉嫌违法拍卖,4月21日,威名达在不顾劝阻的情况下 ,向拍卖行曾文锦的个人账户汇入了50万竞买保证金 ,曾文锦违背委托人意愿,强行恶意串通竞买人威名达违法进行拍卖,竟然在不到实际价值的五分之一的超低价格恶意成交!拍卖了我们的全部资产 ,其强行拍卖的成交价仅564万元,比我公司确定的起拍保留价1000万元少了436万人民币,违反《拍卖法》第50条“拍卖标的有保留价的 ,竞买人的最高应价未达到保留价时,该应价不发生效力,拍卖师应当停止拍卖标的的拍卖”退一万步来说假设本次拍卖有效的情况下 ,保留价下调前次保留价的25%,那么本次的保留价也是600万人民币起,然而拍卖行竟然能在564万成交 ,为什么?这是什么行为?为什么我们伟大的法官依然大义凛然的宣判本次拍卖合理合法?!从特拍公司与买受人威名达鞋业签订的《拍卖成交确认证书》,中的条款约定买受人当场支付总金额的30%,竞买得标的全款应在竞买成功后十日内(含节假日)全部付清(含节假日) ,如未能按期付清标的总金额 ,承担违约责任。即威名达应该在2007年5月1日前付清总额(含拍卖公司佣金)592.2万元人民币,否则即构成违约。

  5月8日我司在厦门思明区法院依法***厦门特拍,因为贝拉公司与厦门特拍之间的委托关系已于2006年3月15日已经届满 ,委托关系终止,贝拉的财产此时正在法院的查封保全中还未解封,因拍卖行擅自拍卖法院未解封的财产是违法行为 ,请求法庭确认厦门特拍4月22日的拍卖无效 。5月8日立案,案件号为(2007)思明初字第2831号,判决泉州贝拉与厦门特拍的委托关系有效 ,贝拉不服判决,上诉厦门中院,案件号(2007)厦民终字第294号案 ,驳回贝拉上诉,维持原判。 我方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拍卖行做出任何的违法行为法官都会判决合法,反之无论我方的理由有多么充分 ,不管出具任何证据都是徒劳 ,法官如此袒护 、纵容恶人欺压良善,中国的司法到底是怎么啦?!

  竞买人与拍卖人恶意串通的事实非常明显,后来由于拍卖人曾文锦与买受人威名达分赃不均等原因 ,威名达一度拒绝支付尾款,为此双方还在2007年8月对簿公堂,威名达方要求返回拍卖款 ,理由是拍卖物有瑕疵无法过户;另一方诉其没有按照拍卖成交确认书所规定的所有拍卖款必须在拍卖成交后的10日内缴清全部的拍卖款564万,属于严重违约,一审威名达胜诉(2007)厦民初字第282号判决书 ,判令拍卖公司返还拍卖款390万及利息等。厦门特拍不服,提起上诉至省高院,(2008)闽民终字第265号裁定撤销原判决 ,案件发回厦门重审,在法官的建议下莫名其妙追加贝拉公司为被告 。案号2008夏民初字435号,判决驳回威名达诉求。法庭居然无视拍卖早已流拍的实事。我方贝拉向高院提起上诉 ,但是就在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确认收到贝拉的435案件之上诉状后《证据十七》 ,法院竟然能让我方的上诉状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方却找不到任何人为之负责!!!眼睁睁的看着435案件下达生效文书《证据十八》我方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垂死挣扎的命运!贝拉不明白这到底应该找谁来负责?福建司法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从小到上所有的法官都为所欲为!!

  案件此时急转直下,威名达成了违约方,然而最终拍卖行与买受人都意识到所谓拍卖款已无法支付给委托人贝拉公司已成为事实后 ,他们共同把枪口指向委托人贝拉,开始实施丧心病狂的针对外商贝拉公司的掠夺计划 。威名达主张向厦门特拍有限公司(下称厦门特拍)支付拍卖价款390万元,但是其出示的证据仅仅是一张记载着2007年4月21日出具的50万元的竞买保证金收款收据和一张2011年2月23日才出具的记载着2007年4月24日和2007年5月9日存入曾文锦个人账户的汇款340万元。厦门特拍自称此就是拍卖款的收款证明 ,没有其他例如银行交易记录等作为辅助证据,这样的证据只能证明曾文锦个人银行账户内有340万元存款,并不能证明厦门特拍公司收到340万元拍卖款 ,更不能证明这笔个人存款属于本次拍卖款;同时,泉州贝拉从厦门中级法院收集到一份证据,能够证明厦门特拍公司在2007年11月13日前并未收到买受人福建威名达的任何拍卖款。在(2007)厦民初第282号判决书下达后 ,法院冻结特拍公司账户时,账户上没有拍卖款,《证据十五》所有的公司账户加起来也只有7352.59元人民币 。后特拍公司向法院申请撤销冻结 ,并请求法院提取390万元在曾文锦个人账户的款项提存执行申请书《证据二十二》要求法院督管 ,足以证明厦门特拍公司没有收到拍卖款,而且由于拍卖行与买受人“分赃不均” 产生了矛盾,原因就是曾文锦已经私吞拍卖款390万离开公司了 ,此时的厦门特拍公司的账户里已经空了,根本就不可能协调各方进行交割。威名达一气之下把特拍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拍卖款以及承担违约责任等等~~~这就是(2007)厦民初字第282号威名达***厦门特拍的真实原因。奇怪的是拍卖行的老板看着曾文锦公然抢劫拍卖行的公款大大方方的离开公司,连报案都不敢?后来曾文锦告诉我方法人代表一个秘密:曾文锦手里有拍卖行老板贿赂法官的录音盒录像 ,正是因为这些能要了老板与法官们的命的证据捏在曾文锦的手里,当然他比谁都更安全!

  尽管拍卖已经失败,拍卖人与竞买人的恶意串通严重侵犯委托人贝拉的事实公然展示在公众面前 ,如此状态下我方解除合同的权利被依然被法官非法剥夺,我们伟大的法官撕下了伪装直言不讳告诉我方法人代表樋川惠美子“他们是内部之间的问题,与本案 ,与我方没有关系! ”面对如此法庭,面对如此法官,面对一群目无法纪的豺狼虎豹与只手遮天的狗屁法官狼狈为奸祸害一方 ,他们以法律的名义到底做了多少违法法的勾当?~~我方法人代表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 ,又能做些什么呢?难道就只能等死吗?等着强盗们商量好了怎么砍我的头时,我再把脖子老老实实的摆好位置,还不能随便移动!!

  自2007年4月22日受托人厦门特拍串通买受人威名达恶意拍卖结束已过4年之久的2011年2月21日福建威名达与厦门特拍终于协商完毕 ,重新启动了支付拍卖款的尾款程序,买受人将余款202.2万元汇至拍卖人公司账户,此付款行为完全无视委托人的根本利益在拍卖行为失败且已过了4年之久 ,且已被法庭判决买受人未在指定期限内支付全部款项,裁定违约后依然能以4年前的违法成交价格继续交易,如此恶劣的交易闻所未闻!!买受人威名达早已构成根本违约!各方的交割早已不可能了 ,但威名达自称于2007年4月24日和2007年5月9日分别支付给曾文锦170万元的拍卖款 。假设这340万元是本次的拍卖款,但也没有在法定时间10日内(含节假日)付清所有拍卖款 。离付款法定期限2007年5月1日已经超过8天之久,并不存在什么不安抗辩!福建威名达于2007年4月22日签订《福建省拍卖成交确认书》 ,应了解法律后果,因此应承担根本违约后的一切责任。因其并没有在法定期限内付清全部的拍卖款。依据拍卖成交确认书的约定可以确认的损失是由自己恶意违约造成,这些与委托人贝拉毫无关系 ,委托人与买受人之间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 ,更不存在任何法律义务 。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能证明委托人应该无条件接受买受人可以串通拍卖人在拍卖行为结束4年后依然能以4年前的交易价格继续交易也算合法。07年至11年国内物价飞涨,特别是国家出让土地价格全国平均涨了5倍!福建沿海更是涨了近10倍!过了这么多年法庭居然能让这些强盗以4年前的恶意拍卖之最低价564万逼迫我方与之交易!自从06年工厂被违法查封以来我方法人代表以及所有工作人员就被曾文锦雇佣黑道性质的社会闲散人员暴力驱赶出了工厂,非法侵占了我方的全部财产 ,而且1分钱生活费都没有支付给我方,反过来还要我方赔偿他们这4年来拍卖款相应的利息,然而厦门思明区人民法院“法官王力”制作的判决书(2011)思明初第4503号案的判决结果更是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判决如下:买受人(威名达),公司只是迟延了数日缴纳拍卖款, 虽然存有轻微的违约行为 ,但并不能构成根本违约,不能成为解除合同的依据 。威名达延期缴纳拍卖款整整4年之久(1400天), 如此不公正的判决 ,任何人都会为之愤怒!这帮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狗官!用祸国殃民来形容他们一点都不为过!

  七:法院裁定执行终结的案件又被秘密重启,外商全部合法资产被秘密变更

  拍卖行与威名达为了各自的“利益最大化” 厦门特拍不顾我方的任何权益,也拒不履行拍卖委托书的内容(假设委托协议有效的情况下)恶意扣留属于委托人的全部拍卖所得款项 ,完全不与各方进行交割 ,协议条款规定拍卖成交款首先支付委托人向其公司的借款及利息,委托人的其他未清偿的债务也从拍卖款中优先划支,那么(委托书合法的情况下)这是委托人给受托人的指令 ,是拍卖公司的法定义务!但是厦门特拍编造各种理由拒绝履行协议内容,恶意扣留全部款项甚至连贝拉向其公司的245万借款都以“至今未还 ”,直至今日仍然以此为由恶意提取委托人当初向其借款245万的高额利息 ,也因为此荒唐的理由成为委托人因“没有还清借款”而永远无法解除合同的最重要条款了。然而更大的阴谋还在后面。

  威民达在2006年12月16日得知贝拉的全部财产在11月3日被惠安法院查封之后,乘人之危蓄意以借款20万人民币给贝拉应急为由指定我们要用土地权属证明原件抵押给他,借机控制上诉人贝拉的土地使用证惠国用(2001)字第130007号原件 ,至今未还,(2009)惠民初字第981号调解书《证据十九》中证明贝拉与威名达就借款与土地证的归还达成协议,协议规定还款当日为法定归还土地使用证与20万借款的借条之日 ,!但是威名达拒绝履行法定义务将属于原告贝拉的土地使用权证原件归还给原告 。这是严重的违法侵占行为!其目的就是为了今天的违法过户,可以认定为“欺诈”与“乘人之危 ”的事实。威名达明明知道法律明文规定土地使用权证不得用于抵押、转让等用途,假借“保管”之名实际为20万借款抵押物的事实。《证据二十三》实属“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两被告的违法行为直接导致了原告在没有收到任何拍卖款项之前 ,所有合法资产被威名达全部侵占 ,而全部的拍卖款被厦门特拍违法侵吞 。直至2013年6月24日我方在收到法院的1602号传票之时才知晓本公司的全部合法资产已经被秘密执行完毕。

中上官商勾结伪造掠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