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友书目正文

[案例探讨]魔鬼编辑和木偶人

wangchaowh 读友书目 2021-10-28 12:15:02 14 0

这件事是用良心说出的,如果无人信 ,我愿求一死,把自己塑成雕像,即使破了碎了 ,但它片片都是真诚---------

    我早已习惯了被人指责,所以不会在乎日后的飞短流长。面对强大的敌人,我仍要说这些话 ,算是对那个无辜被毁的人做个微薄的交待 。

     ————木偶人

    一个编辑——

    副刊部主任 ,为了给自己的儿子积攒留学费用,为了能从权威的牛老师那里得到巨额好处费------竟利用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对他的信赖:指使她做错事、隐瞒实情骗取她对象家的钱 、设毒计陷害她使她臭名远扬……。

    高智商、有头脑的他,策划得天衣无缝 ,蒙蔽了所有局外人……

    他采用牛老师的成功经验,自以为她永远都识破不了他的奸计……

    他得意了三年,她屈辱地挣扎了三年 ,——苍天有眼,她终于梦醒了。她要奋起!她要反抗!她要借我的笔揭露那惊天的丑恶!

     ——————蓝月星湖

    

    

    

     魔鬼编辑和木偶人

    (001)

    农村的木偶人和油田的勇离婚后,户口无处落 ,若迁回农村的话5000元变户的钱就白花了 。这时陈主动提出落到他家,虽然落户没花钱,但也足以让木偶人对他万分感激万分信任 ,以至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她都始终想着他的善而不知恶是什么。当时的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早知这样她宁可选择回农村,甚至当黑户也比这强!

    陈 ,是盘锦B报副刊部主任 ,大家都叫他陈主任。认识木偶人是因为木偶人经常给他们副刊投稿 。当时陈很欣赏木偶人的文笔,他许诺给她在报社找个工作 。

    这天,木偶人陪文友曲到陈主任那打听稿件能不能发的问题。敲门 ,无人应,刚要走就听见里面有声响。木偶人试着扭了一下门把手:“咔嚓! ”“门开了!”木偶人说,其实门没开是她判断错了 。这时 ,里面传出惊慌失措的恐慌------陈主任煞白着脸打开门,极不自然地和曲说话,木偶人看到了那个女的她认识 ,是J。

    只说了几句,曲和木偶人就借口匆忙离开了。临别时,曲劝木偶人:“别指望他找工作了 ,离开兴隆台,到别处去你凭自己的能力也能成功 。”木偶人答应了,她知道曲是为自己好。

    木偶人主意是定下了 ,但踌躇着不知怎样说才好。三天后陈给她打传呼 ,她去了 。陈笑容满面地说:“好消息,你要有工作了。我将办个‘XXX学生报社盘锦分社’,总社在北京。我刚才给北京打电话 ,他们同意了,批文很快就能邮来 。到时,我聘你为分社综合部主任------ ”。“可是我-------” ,“不要顾虑,你要是觉得分社只有我一男一女不好听,你就对外说咱们是亲戚。其实按户口本的话咱们就是亲戚嘛 。还有我这个人本来不爱介绍对象 ,但对你是个破例,我会尽快给你找个好对象,让你享福 。”(但是他对外是怎样说的呢?当有人问他:“木偶人说和你有亲戚 ,是吗? ”。他却说:“有啥亲戚哪,她是想在兴隆台立足才说和我有亲戚的。她还想让我给她找对象,我说就你那条件市里的男人能同意吗!那她也不知趣还让我介绍 。 ”)

    想想户口 ,再想想他儿子——刚读大一 ,念的是中外合办的学校,需在国内念两年在国外念三年方可毕业,木偶人动摇了。因为陈不止一次对他说:国内两年的费用他还能承担 ,国外就够呛了,“但也不能不让他念哪!所以从我儿子念大学的那天起,我满脑子就都是钱了 ,只要能挣到钱把我儿子供下来,让我干啥都行”,听多了木偶人就习惯了 ,从未想过防备。

    “你干吧,用别人我还信不着,正好这工作挺适合你 。”陈主任说着就拿出几张纸 ,让木偶人看。

    知恩图报。木偶人把纸接过 。陈说:“这是北京总社发过来的关于组织‘首都高校行夏令营’活动的通知。快放假了,总社打算利用假期组织全国各地学生参加夏令营,咱们做为分社也该出份力。这样 ,你现在就拿这宣传单到各个学校去宣传 。我呢 ,往各学校打电话。――――― ”

    待陈说完,恰逢下班时间,他们走到门口时 ,木偶人忽然发现副刊部的门把手不见了。

    她问:“陈主任你们的门把手怎么没了,谁给抠掉的?”问两遍陈都没说 。她突然聪明地想到:一定是陈怕再跟J时,被别人打扰 。

    木偶人以为门把手的事就此结束。实则不然 ,后来它成了陈陷害木偶人偷盗的重要证据!

    6月已经热起来了,中午的阳光也足以能把人晒黑。木偶人不知疲倦地跑遍了学校 。

    一日,陈把电话打到B校 ,接电话的是——牛老师。他对陈说:“我现在是校主任,学生这片全归我管,我让他们怎么着他们就得怎么着。所以我保证能让你发家 ,但你一定得到我校面谈 。”

    陈去了,一场罪恶的交易拉开序幕。

    牛主任曾是木偶人在高二时的班主任。他很势力很瞧不起农村的,尤其是木偶人 。因为木偶人没有别的农村孩子会来事儿——他(她)们过年过节都给牛送礼 ,而木偶人从来都没送过。此外 ,有个有权势的男生喜欢木偶人被木偶人拒绝后怀恨在心,给牛不少好处,让牛给他报仇。

    牛下决心一定不让木偶人好过 。他攻击每一个和木偶人好的学生 ,渐渐把木偶人孤立起来。他还设了一个圈套使木偶人给教委写信说B校乱收费。牛借此机会向学校申请开除木偶人,当时许多同学都给木偶人求情,但牛不肯坚持开除木偶人 ,学校批准 。但牛并没跟木偶人说,而是日复一日地给她施加压力,最终木偶人承受不了就主动提出转学 。牛在木偶人办完转学手续后 ,假装留她——这大大误导了木偶人,使她日后无论面对多少人的提醒:“你是被B学校开除的。 ”她都不相信。

    木偶人作为自费生转到D校,花许多冤枉钱不说 ,换了新地方也没逃出牛老师的魔爪——牛老师提前给D校写了“告密信”,历数木偶人的不对,真真假假写了几箩筐 。总之 ,让人看了恨不得对木偶人千刀万剐。

    毫不知情的木偶人到D校后受尽欺侮和歧视 ,后来她终因承受不了这种炼狱般的生活而精神崩溃。D校将其送到家中 。

     有些善良的人被激怒了,他们冲到牛老师家,把他家所有的东西都砸了 ,还把牛老师打成重伤住院。

    木偶人的病太严重了,她恐怕活不了多久了。大家都这么说 。

    牛也有点后悔。但没几个月木偶人就好了,而且根本就不是传闻中的“精神病”。这让牛老师 ,我们的园丁很不平衡:我这不是白挨打了嘛!

    于是他伺机报复 。

    6年后,机会来了。陈送上门来了。

    牛对陈说了大概,还说:“你一定要把她搞臭 ,这样她将来要是得了精神病大家就不会再怪我了,反而会说她罪有应得 。我不会白用你,全校的学生都差不多归我管 ,所以让你赢利肯定没问题 。 ”

    只要挣钱,陈就干,管他伤天害理!

    牛给他讲了木偶人的致命弱点:“无论对她多不好 ,只要口头上会说就能把她摆平。比如 ,当初我对她那么不好,临走时假装留她就把她收买了。无论别人怎么说我不好,她都不信 ,还跟别人说我好呢 。哈哈哈。”

    陈回来后,立刻问木偶人:“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念高中时转学了,为啥呀?”

    木偶人说:“是因为牛老师对我太不好了 ,我才转的学。我恨他 。 ”

    “你这样说可不对,人家牛老师对你可挺好啊。我今天看见他了,他非常关心你 ,让我好好对待你呢。”陈真诚地说 。(他当演员应该没问题)。

    “真的?”木偶人有些不相信。

    “咋不是真的呢,当初是你自己要转的,他根本就没说让你转学 ,是你非要转 。你走时,人家还留你了呢!对你多好啊。你不该恨他,应该恨你自己!在最关键的时候转了 ,结果没考上大学。 ”

    第二天 ,陈问木偶人:“你还恨不恨牛老师了? ” 。木偶人说不恨了 。

    “就是嘛,人家根本没错嘛。就是你自己的原因。以后别跟任何人说牛老师不好,免得被人笑话 。”木偶人因为户口之恩 ,对陈百分百信任。以至于后来被陈耍弄得完全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

    (002)

     学生放假了,陆续有报名的,木偶人一个人陀螺般忙碌 。

    她不知道有个人在千山万水之外心疼她。他就是L ,她高中时处的对象,虽然当时他们谈的是精神恋爱,但感情却相当深。他曾等好几年 ,她因为太自卑没跟他 。离婚后她听人说:他为了自己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她就很不放心他,往他家打电话,他不在 ,他母亲说他出国念研究生了。

      L的朋友极多,所以木偶人离婚的事L很快就知道了 。他也放不下她,打算和她处给她幸福。三月的一天 ,L的朋友之一旭对木偶人说了L的想法。自卑的木偶人不相信 。旭就约了几个人找到陈主任 ,希望陈能从中牵线 。陈满口答应。

    然而事后陈这样对木偶人说:“有好几个人问我你跟没跟我提过你以前的对象,现在留学了。我说提过 。他们问我你俩能不能成,我说那不是笑话吗!差距多大呀 ,根本不可能。他们也说是!也说你俩是不可能!”

      木偶人伤心了几天。有人不解问陈:“你跟她说了吗? ” 。陈说:“我说了,她说差距太大他们根本不可能。”

      L的亲戚都反对他跟木偶人但终究拗不过L就同意了。

    L家托人问木偶人想不想去北京旅游?木偶人说想去但陈主任不同意,原因是怕她只顾玩把学生弄丢了 。

    L家就跟陈谈:“你要同意让她去 ,我家就出钱让几个中学生一起去替她看管。”

     L家想借助夏令营感动木偶人,让木偶人知道并且相信他家一定会对她好的。

     陈同意了 。

    L家嘱托他:一定要告诉木偶人能去上北京的真正原因。

    在木偶人的眼里L家非常有钱,以前确实是。但由于L出国需要几十万 ,L家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当领导的L父就挪用了公款他打算等有钱时再把钱堵上 。不料很快被人揭发官职被撤下钱被追回,还欠了不少债 。——这些L家都对陈说了 ,不过他们求陈在这事上对木偶人隐瞒。 让木偶人始终觉得她是“有钱人家的儿媳妇 ”,从而没有负担地游玩。陈同意了 。

    可是陈只对木偶人说让她带队,没说原因。

    L家出不少钱 ,选了几个年龄大的中学生陪木偶人(当时费用是:1050/人)。但在临出发的前一周陈却对木偶人说不让她去了原因是他俩都走 ,报名处就没人了 。对于这一改变陈对L家的解释是:“她这次又不想去了,想下次去。”L家要求退钱,陈不退 ,他说“北京那边有规定出发前一周不再退钱,因为他们已按数交完预付费了。再说是木偶人提出不去的也不是我不让 。”

    L家相信陈了,他们也原谅了木偶人。因为他们认为木偶人当初得的是精神病 ,现在还没好,否则不会这么做。而且他们认为木偶人的病不会好了,每发作一回就有一回生命危险 。他们想让她在有生之年享受到她想要的。

    第二批招人时 ,L家又和陈协商并签了合同。又出钱选了几个陪木偶人的学生,这一回陈没有理由不让木偶人去 。出发前的几天,总有热心的学生和家长到木偶人那提醒她:“我们去北京是因为你 ,你去我们才去的 。我们是要陪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媳妇,------- ”。这话很明显有问题,木偶人听出来了。事后她都会跟陈说这事 ,但每次陈都掐断她的幻想:“你是什么人物啊 ,人家为你去呀,每个人可1000多块钱哪,你有多大面子啊?!再说有钱人家的儿媳妇和你有啥关系呀 ,你连对象都没有还能是谁家的儿媳妇?------” 。木偶人想想也是,心中忽然有种伤感和失落。她想L如果不出国的话,肯不肯为她这样做呢?她不敢深想。就在她茫然间 ,陈口气强硬地说:“这批去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北京那边伙食再好,他们都有可能不吃 。所以不管他们怎样你一定要吃 ,一定要带头吃。绝不能让北京总社为难,更不能让北京人认为咱盘锦人不好伺候。你一定要记住做到!” 。木偶人答应了,她不知道这里面陈主任是怀着怎样的用心。她相信他 ,她不知道这信任会把她推向深渊,推向人们长久的嘲笑、指责和鄙视里。

    终于要出发了 。在木偶人踏进大客的那一刻,L的亲戚M就打车往北京赶(事先他已和北京方面协商好了) ,他要提前去 ,给木偶人挑选最好的吃住地方,额外费用由他出。

    (003)

     大客超员了,陈主任就从团委借了两个小凳(他和木偶人一人一个)放在最前面。临开车时 ,车上有几个学生对木偶人说:“木偶人老师,你有对象吧 。我个有钱人家的儿媳妇也在我们这个车上 。 ”木偶人不解地说:“不会吧,车上女的除了我可都是中小学生啊 ,怎么会有谁家的儿媳妇呢?”。几张嘴同时说:“木偶人老师真有,不信你问你们陈主任,他都知道。”木偶人转脸问站在旁边的陈主任 ,是这样吗?陈主任假装没听见,快步走到最前面,坐在和司机平行的小凳上 。那几个孩子又说:“木偶人老师 ,是真的。那个有钱人家已经派了一个代表到北京了。他能和北京的另一个带队的给那个儿媳妇挑选最好的住处和饭店,你去问问陈主任,他知道咋回事 ” 。木偶人追问过去 ,陈回头看一眼(大概是判断会不会有人听见) ,小声对站在前门边的木偶人说:“哪有什么有钱人家的儿媳妇啊,你别听那些孩子瞎说。你知道吗,那些家长听说是你带队都要退钱 ,他们信不着你说你太年轻恐怕只顾吃喝不管他们孩子。是我求的他们,我说你是农村的没出过门想借这次机会见见世面,你们给她一次机会吧 。我保证你们的孩子不会有事 ,有我呢-------总之,我替你说不少好话呀,他们才勉强答应。所以 ,你给我长长脸有点老师的样,别谁说啥就是啥。 ”木偶人点点头 。

    “木偶人老师,”霞叫她(霞是L家给出钱的一个) ,木偶人走过去问什么事。霞说:“咱们不住那个酒店了,那个有钱人家的亲戚去看了说条件不好,怕他们的儿媳妇睡不好 ,就跟北京的带队老师选了一家条件好的私立学校。”

    木偶人回到前门边时 ,陈主任对她说:“我以前跟你说北京总社的两个带队的一个是北京人,一个是南方人 。现在有变化了,那个南方人家里有事 ,请假走了,由另一个从盘锦来的工作人员代替他 。这个盘锦人在北京总社都工作好几年了,口音还改不过来。所以 ,当你听他口音说话像盘锦人时,别奇怪。 ”

    下午5点多的时候到了“阳光晴学校”,条件非常好 。

    晚饭在学校的食堂吃 ,在去食堂的路上有学生对木偶人说:“木偶人老师,本来只有四菜一汤,但那个有钱人家加钱了现在菜是成倍的-------。”八菜一汤 ,面对丰盛的吃晚餐许多孩子不吃就往外走。有个对木偶人说:“木偶人老师你也别吃了,咱回去吧 。 ”“为什么?这还不够好吗?不吃多浪费啊”。陈主任也号召大家吃,但好象没人响应 ,木偶人生气了大骂他们:“有多少孩子吃不上饭哪 ,你们却因伙食不好就不吃了。看看这么多好菜,就没有你们爱吃的?快吃,不吃就别出去!” 。见她说话了 ,那些孩子就坐下了,象征性的吃几口后,匆匆走了。

    事后 ,陈夸木偶人:“你真有力度,我让他们吃不好使,你让就好使了。像他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就得这么管 ,一定要让他们从我们这里学好 。 ”

    让木偶人奇怪的是,每回在这学校食堂要吃饭时,总有学生有学生不吃饭另外的学生叫她去劝解。每回她都想到陈主任的话 ,就对那不吃的学生批评。开始,没人反驳她,后来有几个学生看不过去了 ,纷纷有学生对她讲实情 。木偶人不敢相信到陈那去取证 ,陈永远是那句话:“哪有什么儿媳妇啊,你想想除你以外都是中学生 。而你又连对象都没有。就算他们说的是真的,那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知道吗?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因为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你就让我省省心吧 ,为了能照顾好这些孩子我连觉都睡不着,好几天都失眠!” 。木偶人再次信任她。

    一天中午,一个学生陪木偶人老师去吃饭 ,边走边说:“木偶人老师,我们说的都是实话,本来咱们吃住都没有这么好。是有家借了不少钱才这样的 。那家以前挺有钱的 ,因为那个父亲是个挺大的领导,但后来他家儿子到国外念研究生,最初费用特高他家一时拿不出 ,那个父亲就从单位挪了一些打算以后有钱时堵上,但被人告发了。结果钱被没收不说还罚了不和官职也撤了,现在这家欠不少钱呢。但他们有个有病的儿媳妇 ,那病挺严重的够呛好了活不了多长时间 ,这家挺好可重视这个儿媳妇了,这回他们为了这她借了不少钱 。木偶人老师你知道吗,只要你有一回不吃 ,这家就不能再花钱了。你一不吃,我们就对那家的亲戚M说你不想再吃好的了,想吃不好的。到时那家就不能再花钱了 ,少欠点债 。”木偶人想起陈主任的话,但她又想:就相信学生一回又怎样?!所以,已走到门口的她转过身和那学生往回走。这时陈主任来了 ,把她叫到一边:“你干什么去,怎么不吃饭? ”。木偶人说:“有学生说咱们吃这么好,是因为有一家借钱添给学校食堂的 。”陈气愤地说:“你就听别人瞎说吧 ,就你这样还能当老师?我不如当初听那几个家长的好了!你要知道为了让学生家里满意,我可从自己腰包里掏不少钱往上垫哪 。你竟然还信是别人拿的,谁家那么大头肯拿啊。你赶紧去吃去 ,绝不能因为吃的问题让北京对咱盘锦印象不好。别人要是问你为啥吃 ,你就说你饿,别说是我说的 。”

    木偶人听话地往食堂里走,门口有人问她干啥 ,她说她饿想吃饭。那个学生听了赶紧说:“木偶人老师你别吃了,我们也饿都不吃 ”。木偶人继续往里走,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但一想陈主任对她有恩还是他领导,她怎么能不听呢!

    她吃的时候很清楚地听到外面陈对别人说她的不好,说早知道她这么馋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来 ,她真把盘锦人的脸丢光了 。木偶人吃不下去了,走到门口,看见陈主任正生气地站在那。她刚要说话 ,陈抢先说:“你咋就那么馋?学生饿都不吃你吃?! ”木偶人不解地说:“不是你让我吃的吗------”。陈掐断她的话:“我什么时候让你吃了!你自己想吃还拿我当挡箭牌!馋得要死还找借口呢!” 。旁观的没人替木偶人说话,纷纷走了。至于M实在受不了大家对木偶人的鄙视和嘲笑逃开了。

    木偶人跑到无人的楼后忍不住哭起来,陈见已没有观众就过去对木偶人说:“你哭啥呀 ,我当他们面不说你还能说人家别人哪?把他们得罪了以后咱们的工作咋做呀 ,回去还得开报社招小记者呢!你挺适合这份工作的,不付出代价能行吗? ” 。见木偶人渐渐好转,陈又说:“你做得没错 ,以后我尽量安排学生陪你吃,那学生有可能不情愿,你就劝她别着急慢慢吃------“。事后 ,确实有人安排一个学生陪木偶人吃,但不是陈,而是M。木偶人按陈说的做了 ,结果可想而知,那学生事后跟大家说:“我的天,木偶人老师的脸皮可真厚 ,一锥子都扎不透:明明是她想吃但食堂只有我们两个,她怕我走了她没法吃就使劲留我 。我根本就吃不下去,她知道还口口声声地不让我着急一定吃饱她陪我 。要不是为了M叔叔 ,我早走了 ,是他事先求的我,他求谁谁都不同意,丢不起那人。唉 ,谁让他和我爸是好朋友呢,没办法,我只得答应。没想到木偶人老师比我想象的还不要脸 ,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而陈却为此事夸奖木偶人:“这样就对了嘛,别管他们小孩咋说,你是老师一定要顾全大局。”

    第二天谁都不肯吃饭 ,M就苦苦求他们:“孩子们,叔叔求求你们了。她有病否则不会这样做的,再说她病够呛能好了也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你们就当是行善吧陪她好好吃几顿吧 。再说你们也没几个富裕的,平时也吃不到这么好的东西。答应我吧,叔叔求你们了------- ”。

    孩子们答应了 ,但心中忍不住气 ,有几个研究出惩罚木偶人的办法:让她当众出丑!然后传回盘锦让她没法见人,让那个留学生因此不要她 。但也有几个去问陈:“陈老师,你跟木偶人老师说实情了吗?”。陈主任说:“我咋没说呢 ,她知道咋回事。但她太馋,她说她爱吃好的平时吃不着,好不容易赶上了不能错过------” 。这几个孩子听了气得不行 ,也站到了另一边。

    次日中午,M挑了一家好饭店。木偶人进去的时候,大家已分桌坐好 ,她没有深想这异常的原因 。这个说:“木偶人老师到这桌吃 ”,那个说:“木偶人老师到还是到这桌吃吧”,每桌的学生都对她这样说 ,她都一一满足了 。她认为让孩子们高兴也是老师的职责。但旁观的,聪明的,知情的人都认为木偶人是在演一场可笑的丑剧 、让人唾弃轻视的闹剧。有个学生说:“要是让她站起来夹 ,她就能站起来夹 。”有个不信 ,她俩就打赌。结果第一个学生赢了,当木偶人站起来夹菜的那一刻,M实在呆不下去了 ,他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走出饭店。而木偶人却看不出这是对她的捉弄,可悲呀,经过那么多坎坷的她仍旧始终想着别人的善而不知恶是什么 。

    其实学生也是好心的 ,只是他们不知陈主任在中间挑拨使坏。

     木偶人是冤的,她太相信陈也太怕陈了,她不敢也不得不那样做。农村的孩子真难哪!

     其实 ,北京总社的那个带队的姜老师也不止一次对她提过:“你有对象,你对象家对你挺好------ ” 。次数多了,她就对陈主任说了 ,陈说:“北京人真坏,连你都欺骗。你也是,你自己有没有对象不知道?!还用问别人?!你是不是有病啊?!”。

    众说不一 ,让木偶人疲劳至极 ,她不再想了 。自此,她只听领导陈一个人的。

    (004)

    回盘锦的途中,霞和娜(也是L家出钱让她去的)问木偶人有没有对象 ,木偶人说没有。她俩说:“大家都说你有,说是你上高中时处的 。现在他正念研究生呢,毕业能来找你结婚 。”木偶人一脸茫然。她俩接着说:“你前两个月还给他打过电话呢 ,他不在,他妈接的------。 ”木偶人也想到了L,但很快否定了 ,因为L这两年没给过她任何承诺 。再加上陈主任误导。她就说:“我确实没对象。 ”她俩又说:“那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吧,那个男的可帅了,像林志颖 。”木偶人说:“那他也不可能跟我呀。”“能 ,他知道你,临来时托我们给介绍------ ”。木偶人说现在忙还不想处,她是想等L ,但她没说 。

    回到盘锦 ,木偶人的馋闻立刻传开。L的家人都不敢出门,他们受不了大家的嘲笑,也丢不起那人。大洋彼岸的L知道此事后 ,也羞愧万分,有许多朋友亲人都劝他不要和木偶人了,多可耻啊 。也有几个暗恋L许久的女的趁机追他 ,但L不答应,他说人回国后,他就和木偶人结婚 ,结完婚立刻就到外地去安家远离人们的议论远离是是非非。

    那好,几个年轻人下了狠心:不停地给木偶人介绍对象,只要她处 ,他们中的一个就假装和她处对她好。每到她动了感情就和她黄,让她不停地痛苦失落 。直到她认识到L的好并且珍惜他为止 。

    陈主任的办事效率很高:临去北京时他打算办个“小记者”培训班,从北京回来的路上就把人员招好了。并且回盘第二天就开班。

    木偶人刚到单位 ,陈就来了 。他问她:“听说有人给你介绍对象 ,你不处,为啥呀?你都多大了还不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咋回事呢!”。木偶人说:“大家不能那么想,因为我总跟别人说咱们有亲戚。 ”“你说有啥用啊 ,你不做出来谁信哪 。”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是非常可耻的事------。木偶人无奈,就对陈保证:“如果再有人给我介绍,我就处。陈主任你放心吧 。”

    没几天 ,有个叫婷的小记者的母亲要给木偶人介绍对象,陈的那番话还没凉呢,所以木偶人就答应了。不过她没对媒人说她结过婚 ,因为她根本就不想处,她打算处几天后对那个“对象 ”说出实情。

      在木偶人同意和别人处的当天,就有人问陈主任:“你是不是没跟她说呀 ,她怎么还跟别人处呢?”陈一脸冤枉,“我咋没说呢,我啥都说了 。是她耐不住寂寞:成天追着我让我给她介绍对象 ,我说你不是有对象吗怎么还想找哪 ,她说处着玩呗,反正他那么远也不知道。我说那他回来你咋办?她说跟别人黄跟他结婚呗。我批评她这样做不对但她死不悔改 。我是没办法了” 。问的人把话传到L那里,L痛苦万分 ,但他又舍不得放弃:因为木偶人曾当众说过她和他感情最深。

    处了几天,木偶人还没想好怎么跟男方说时,男的主动提出黄了。木偶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难免的有点伤感,因为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一个月后媒人到她单位对她少有的冷淡,她以为是媒人从陈主任那里得知她隐瞒婚史而生她的气。实际上另有隐情。

     木偶人不想处 ,其实T也不想处 。他和几个年轻人为了替L和其家人抱不平就出此下策:“不停的给她介绍对象(都是他们这几个人),只要她处咱就处假装对她好,在她对咱有感情时就跟她黄 ,黄前把她的那些错事儿磕碜事儿特别是对不起L的事全都抖出来!处一回抖一回,直到她改为止 ”。确实,在他们相处的最后一个傍晚 ,T对她说:“我认识一个男的 ,长得帅人品也好,可惜感情上特别不顺。追他的人特多,条件还都挺好 ,可他都不同意 。他就想跟一个女的结婚,而那个女的却不咋的:口口声声说跟他感情最深,但就是不跟他结婚 ,别人怎么劝她都不好使------”。T还把那二人的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木偶人听了就很奇怪也怀疑到了自己,但当T说到夏令营和工作上的事时她就觉到不对劲。因为和陈说的一点也不一样啊 。T又敲她:“她还挺能撒谎;说和她的主任有亲戚 ,但她主任却气愤地对人说: ‘我跟她有啥亲戚哪,是她想借我的名气在兴隆台长呆才厚脸皮冒充我亲戚的!我不想用她,但她不走撵还撵不走------”。木偶人心里想:“他说的一定不会是我 ,虽然不只一个人对我讲过这样的事,但和我无关。因为陈主任让我对别人说我们有亲戚,而且我要离开这个学生报社 ,陈主任不让 ” 。其实T说的就是她呀!唉 ,她就这么相信对自己有过一恩的人,无论这个人现在对自己有多不好--

     这是太善还是太傻是太愚还是太无奈?!

     事后,木偶人也没深想 。其实想也没用 ,她惟一能问的只有陈一个人!

     木偶人和T黄以后,媒人也没再给木偶人打电话。她以为木偶人知道自己被戳穿不好意思再打电话了呢.

     误会,人间的许多悲剧大概都是由误会引发的吧。

     她们再见面已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 。当时木偶人正在用白纸写“小记者的学习情况 ”和“北京总社盘锦分社的管理人员”两张大表。

     这之后总有人问起:“这两张表是什么时候写的呀?”目的是提醒木偶人:你有对象 ,你应该一心一意等他,不能再和别人处了,否则还得有人伤害你。

     木偶人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对“什么时候写的 ”这个问题这么感兴趣 。陈知道 ,所以也把这个做为陷害木偶人的一个砝码。(后面会讲明)。

     9月陈招了批成人记者培训班,其中的一个学员张冉,后来成了木偶人的同事 。她年纪不大但很有计谋也很会说话 ,所以在她应聘期间,木偶人一力抬举她。人生如谜,世事难料 ,天真的木偶人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引狼入室。

    稍后陈又面向油田二级单位宣传部办了一批成人记者培训班 。事先有人问木偶人想不想学 ,木偶人说想但她得工作学不了------于是莹——年轻的女子L的亲戚,来了。她对木偶人说:“我不想来,我家亲戚非让我来 ,说他对象想学但人病过不来。他就让我来听然后教他对象” 。木偶人问:“那他咋不替他对象来呢” 。“他在外地上学来不了, ”莹说,“其实我不同意他俩处 ,因为我和他对象打过仗------”。木偶人确实和莹打过仗,那是前几年她在某商场卖电话时,L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托莹家给她买部电话。第一回是莹的父亲去的 ,木偶人嫌老人太挑剔就把一部坏电话给他:“这个最好,是我们给别人留的 。”莹父当真兴冲冲地拿走,但莹很快气冲冲地回来换——换了好几回非常挑剔(她不是故意刁难木偶人她是怕木偶人不喜欢)。木偶人烦了说了不好听的话 ,莹大怒和她吵起来。因此莹家说什么都不同意,L家也不同意,甚至L也非常生气不想和木偶人处了 。不过很快 ,他意识到木偶人不了解实情 ,所以还想和她处。莹大吵大闹也没拗过他。

    木偶人忘了这事(其实有人对她讲过实情,但因没和L结婚没法核实确定,木偶人也就没放在心上)莹提醒她:我们以前见过面 ,可是木偶人莹又对她已没了印象 。莹又对她说她家亲戚的对象的相关情况。木偶人惊讶其和自己的相似,甚至给L母打电话的内容都一样。莹还特别提及了夏令营旅游时她亲戚的对象的做法,也和木偶人的做法一样 。木偶人想到了自己但她很快就否了 ,因为在钱的问题上陈说的和莹说的相反,再说带队老师陈说都是北京总社的呀。她当然要信她的恩人。

    考完试不久,木偶人通知莹来取毕业证 。莹走时 ,木偶人送她还在她下楼梯时提醒她小心楼梯滑 。在楼梯拐弯处,莹对木偶人说:“其实你也挺好的,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你不好呢。你真挺好的。你对象也挺好 ,你俩好好处吧,他毕业后能来找你结婚 。 ”

    木偶人笑着说:“我没有对象,不过等我有时我会和他好好处的 ,谢谢你。”

    莹说:“你真有对象你俩十来年了 ,你等他吧,他真能和你结婚。”

    “我真没有,不过我也谢谢你 ” 。

    “你真有 ,真的------”。

     ------

     事后,木偶人对万分信赖的陈主任提及了这事。陈说:世上相似的事太多了,所有人都有相同的地方 ,难道你和所有人都有关吗?不可能 。再说你和那留学生跟本就不可能,这是公认的,不信你问问大家(他知道木偶人不能问)。木偶人信了。

    木偶人以为她如此信赖陈主任 ,是她太感激他的缘故是她的报恩心太强的结果 。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但随着陈对她日复一日的变本加厉,她已从报恩转为惧怕了。可惜“人往往认不清自己” ,木偶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否则她早就跳离火坑了,根本不会遭遇“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的事情,也不会殃及别人 。

     又有热心人问木偶人:“你有没有对象? ” ,“没有”木偶人还是这样说 。那人气愤地对陈说了此事。陈也生气地说:“哪有她这样的呀 ,我不用她了,现在就招人。”果真没几天就招了一个Q 。对此陈是这样对木偶人解释的:咱们报社要阔大业务,我就又聘了一个。

     有Q ,木偶人竟还在。知情人问及原因,陈说:“她不肯走,她不想回农村 ,她说只要能在我这干吃多少苦都行 。那好我就使劲支使她,把所有的活都让她一个人干(张冉和Q要是呆不住的话就出去玩)。木偶人要是受不了就走人,正好 ,我一天都不想留她。 ”陈的确是这样做的,不过在木偶人问他原因时他却说:“她俩刚来对工作都不熟能干啥呀,再说她俩出去还能了解市场 ,现在这社会要是不清楚市场行情根本就挣不着钱 。现在你替她们干,以后她们替你干,一样嘛!”。木偶人相信了他。

    (005)

     为了打通门路 ,陈在“富祥酒楼”宴请教育界新闻界的领导和记者吃饭 。张冉和新来的那个和领导一桌 ,木偶人和那些记者一桌。一个记者U假借一“朝阳男子 ”之名给大家讲木偶人的事:工作上感情上,中途有两回还对木偶人说:“大家都希望你不干现在的工作”,木偶人和‘朝阳人’说的一样:“这工作挺适合我的 ,再说陈主任对我挺好和我还有亲戚。”已经有人忍不住笑了 。U又问:“你有对象吗? ”木偶人说没有 。U面向大家继续说:“那个朝阳人也这么说,其实他撒谎他有对象,他对象那个人特别好 ,他对象家人也好:听说他爱旅游就出钱让他去给他挑最也的吃住地方,还出钱让不少人陪他。可是他呢没良心,成天让他主任给介绍对象。把他主任问他‘你有对象怎么还让我介绍呢’ ,他说‘我对象远在国外,我处她也不知道,等她回来时我跟后处的黄和她结婚’ 。他主任气得成天拿他当猴耍------”。大家哄笑不止 ,木偶人也跟着笑,其实就说她呢!有几个不知情的经U的眼神暗示也都知道了。

    一个人混到木偶人这份儿上,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但她错在哪里?“从来只想着别人的善而不知恶是什么”是错吗?信赖对自己有恩的人是错吗?自己条件不好而自卑不敢相信爱情回来了是错吗?------她不认为错 ,所以依旧当着任凭陈主任操纵的木偶人!依旧被他任意伤害 。

    吃*** ,U当着木偶人的面问陈主任:“她和你有亲戚吗? ”,陈说:“没亲戚,她是农村的想借我的光在这儿立足才说和我有亲戚。”木偶人失望地看着陈主任说不出话来。U又问:“她有对象吗?” 。陈说:“有 ”。木偶人惊讶地说:“我也没有对象啊 ,陈主任你知道。 ”陈怒气冲天地说:“你咋没对象呢!你怎么到现在还撒谎呢!你还想背着你对象跟别人处啊?!那个留学生多好啊------”,木偶人想插嘴但陈不给他机会,他一刻不停地对U大声说木偶人的不好 。

    待人都走散 ,木偶人流着眼泪追上陈问他:“陈主任你怎么能对别人这么说我呢?不是你让我对外说咱们有亲戚免得别人说闲话吗?再说我也没对象啊,你怎么说我有呢,说那个留-------” ,陈主任掐断她后面的话:“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较真呢,我要是不说你有对象,他就得问‘多大啦咋还没对象哪?家是哪的?父母干什么工作的?给你介绍一个吧 ,等等话就没完了。今天多忙啊,我哪有时间应付你的事儿啊。再说咱们有没有亲戚该他们什么事儿呀,我随口说那么一句谁能在意呀 ,你以为你是谁呀! ” 。

    看着陈嚣张的背影 ,木偶人第一次有了离开的打算,虽然究竟发生了什么让陈如此对待她 。她不知道,陈已经从牛老师那拿到相当多的好处了——那都是她受屈辱的代价呀!

    寒假将近 ,陈又开始招到北京“高校行”旅游的学生。为避免漏掉一人,木偶人中午不休息只靠方便面充饥。

    L总得不到木偶人的回应,焦灼万分 。L家就托人打探木偶人的想法。被托的人是个慈善的中年女性Z ,她趁中午赶到木偶人的单位,她问木偶人:“你有没有对象?”,木偶人说“没有 ”。E说:“大家都说你有 ,而且你对象家还为你花不少钱呢 。”木偶人惊讶地否定。E就把夏令营之事大概说一下,木偶人还是茫然。E提醒她:“你们上批招的油田通讯员里就有你对象家亲戚,这个亲戚本来不同意你俩处 ,因为你卖电话时和她打过架 。她不想来,但你对象听说你想学就非让她来学然后教你。她没办法就来了,经过和你一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你挺好 ,就同意你俩处了。上个月她来取毕业证 ,你送她下楼时提醒她小心楼梯滑,她当时挺感动的就对你说你有对象,过两年能回来找你结婚 。”

    工作太忙每天接触的人又那么多 ,所以木偶人记不得送莹时的情景了。E叹口气,说:“那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他也在油田工作 ,长得挺好人品也不错。 ”木偶人说:“那他也不能同意跟我呀” 。E说:“他能,你们第一批成人培训时他也来了,跟你说了挺多话 ,发现你挺好就想和你处对象 。你跟他处吗?”。木偶人说不想。E问她原因,木偶人说了几条理由,E笑着说:“这些都是小事儿 ,和处对象一点都不发生冲突 。你是不是心里有人哪。 ”一语中的,木偶人说是。

    “谁呀,能对我说吗?” 。

    “他现在在国外留学呢,要是不念博的话 ,明年年底能回来。我想等他。”

    “他知道你等他吗? ”

    “他不知道 ,不过就算我等的只是一个虚幻我也认了,就当是对他等我的那几年的一个回报吧 。 ”

    “你怎么知道他出国的?”

    “去年11月我给他打电话,他不在 ,她妈接的说他出国留学了。”

    “听说,你对他妈说你想参加他婚礼,还给他妈留你的传呼号了。而且你在去年5月末给他打电话时也说你想参加他的婚礼 。你真想参加他婚礼吗? ”。

    “其实我不想参加他婚礼 ,之所以那么说,是想给自己找一个打电话的理由。”

    “你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呀?”

    “因为我听别人说他要为我一辈子不结婚,我就很不放心 。所以给他打电话想劝他成个家 ” 。

     “听说他家因为他留学欠了不少债”。

    “不会吧 ,他朋友对我说他家可有钱了,他爸是个领导,挺大的领导呢。”

    “是 ,但那是以前,现在不同了 。他出国时他爸借用了公款,结果被人告了 ,官职被撤下还罚了不少钱。他家现在有挺多债 ,要是这样的话,你也愿意和他处吗? ”

    “愿意。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就是天天吃咸菜喝稀粥都情愿 。”

    E说如果他知道的话得多感动啊。

    “这回到北京是你带队吗?”E问。木偶人想起陈曾交待过她:“要是有人说你带队就去的话 ,你就说是你带队 。 ”木偶人以为,陈打算让她去,所以就对E说是她带队。E就交了1000多元的费用 ,并说:“其实这钱就是给你交的。”木偶人只当是玩笑话 。

    E临走时一再地对木偶人说:“那个留学生保证能来找你,你等他吧”。

    当E把木偶人的话传达给L家时,L家特别感动 ,都相信了木偶人的话。

    出发前几天,E和M(L的亲戚,夏令营时为木偶人挑选吃住地方的那个)一同到木偶人的单位看望木偶人 。陈也在 。

    E对木偶人说:“去北京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

    木偶人说:“我不去北京了。 ”

    E生气地说:“那你怎么对我说你去呢 ,你为了让你们单位挣钱就骗我,骗我交完钱就不去了 。”

    木偶人委屈地说:“我没骗你,以前定的是让我去 ,不过后来陈主任又不让我去了。”

    E问陈:“你咋不让她去呢? ”

    M也说:“是啊 ,陈主任,她想去你就让她去呗”。

    陈着皱眉头说:“让她去干啥呀,成天就知道吃 ,这桌吃完吃那桌的丢死人了 。”

    M说:“她吃就吃呗,也不用你花钱,花多少我们拿。 ”

    陈不说话了。

    E问木偶人:“你现在知不知道你对象是谁?” 。

    木偶人说:“我不知道 ,我没有对象啊。”

    E又问:“去年夏令营时,你听没听说过你们吃住那么好,是因为一个有钱人家为她儿媳妇花不少钱换来的?。 ”

    木偶人说:“我听说了 ,有挺多学生对我说 。不过我问陈主任,他说不是,他说是他多花不少钱才换来的。”

    E回头问陈主任:“是这样吗陈主任?要是这样的话你就不对了。”

      M也说:“是啊 ,陈主任,你咋能这么做呢?她有病不知道咋回事,你还不知道咋回事吗? ” 。

    陈憋了半天 ,不情愿也不耐烦地回过头对木偶人说:“是你对象家花的钱不是我花的 。”

    木偶人惊讶地说:“我对象?哪个对象啊?”。

    陈说:“就是那个留学的 ,还能有哪个! ”。

    E和M也都说是L家为她花的钱 。他们还问愿不愿意等L,木偶人高兴地说愿意愿意。……

    

    (006)

    E和M走后,木偶人沉浸在一片喜悦中。陈走到她跟前:“木偶人 ,他们刚才说的你相信吗? ”,木偶人不解地说:“相信哪,相信!” 。陈怒气冲天地敲着桌子大喊:“你咋就能相信呢?!你想想北京总社策划好的那么大型的夏令营 ,你盘锦去个人说改吃的地方就改吃的地方说改住的地方就改住的地方,可能吗?你想全中国那么多个省市,今天来个新疆的要这样、明天又来个广州的要那样、过两天又来个河北的-------北京总社要是任其摆布的话 ,还能开到现在呀?!所以刚才那个男的绝对是瞎说。再说了,他要是真在北京和咱们呆好几天,我能不认识他吗?我根本就没见过他!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木偶人点点头 。

     “这就对了 ,他俩骗你呢,你不要信。我最讨厌撒谎的人,后来的那个为啥被我撵走了 ,不就因为她总没准话嘛! ”。陈边说边观察木偶人的脸——那是一张愁苦失落的脸 。陈在心里满意地冷笑 ,不过他忽然有了担心:这个傻子和那个留学生都要等对方,外一真等到一起了,我就露馅了。所以一定得有个万全之策:不管他俩能不能成 ,我都是好人。

    于是陈调用全部智慧精心设计了一个陷井,那么周密的天衣无缝的陷井!这个陷井被木偶人走得那么彻底一点都没浪费!

     L的家人终于可以长长地松一口气,他们可算盼到了木偶人知道真相的这一天 。

     周末 ,陈对木偶人说周日她可以休息一天 。

     周一,木偶人一进办公室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她写的那两张贴在墙上的纸,有一张不见了。她问:“谁撕掉的 ,不是说永远留着吗?”。没人回答,又问还没人说,再问:陈说是张冉撕的张冉说是陈撕的 。

    木偶人有点生气地坐下 ,她想一张纸有必要这样吗。陈问:“你没有别人意思吗?”。“我能什么意思啊,不就一张纸被撕掉了嘛 。 ”陈说:“是没啥,时间太久了 ,我让张冉撕的。”

    又一个周末 ,陈又让木偶人休息了一天。木偶人周一上班时发现第二张纸也被撕掉了,陈说是他让张冉撕的 。

    第一批冬令营要出发第二批的报名又开始了。学生家长络绎不绝地来咨询事宜,有很多人都问木偶人那两张纸怎么不见了?木偶人说让张冉撕了 ,张冉立刻否决,陈说:“木偶人不是你撕的嘛,你怎么赖别人呢?”。木偶人说:“哪是我撕的呀 ,我休息------- ”,没等她说完陈就把她的话掐断,说她嫌别人总问麻烦就撕了 。木偶人气得说不出话 ,她走出办公室。

    一个家长问陈:“倒底是不是她撕的?”,陈说:“就是她撕的。她家人在于楼给她介绍个对象 。听说条件不错,她就动心了 ,就想跟那个留学生黄 。但有这两张纸的存在就会有提醒她L家为她花不少钱的人的存在,所以她就乘张冉(休息)和我不在时把它撕了,封住大家的嘴。但你看她现在赖张冉撕的。”

    陈临了走时 ,告诉木偶人下班以后到他副刊部打电话通知小记者订报纸的事 。木偶人说门卫不能让她进 ,陈让她事先给他打电话,他领她进去。

    18点,木偶人给陈打电话 ,陈说他还没吃饭。19点木偶人又打电话,陈说刚吃上,等一个半小时再打 。20点30分又打 ,陈说不用再打电话了他马上就到。可是等到22点陈才来,木偶人说“现在太晚了,学生家肯定都睡了 ,明天再打吧。 ”陈说:“谁能睡这么早觉啊,再说就是睡着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

    路上,陈吩咐她:有人问我的话 ,就说我不在,要是问你咋能进我们副刊屋里,你就说我给你钥匙了。

     和木偶人想像中的一样 ,很多学生家长都非常气愤 ,指责木偶人这么晚还打电话影响他们休息。

    木偶人委屈地求陈:“陈主任咱别打了,他们都可生气了 。”

    陈不耐烦地说:“你干活咋这么多废话,痛快点早干完得了。 ”

    无奈 ,木偶人继续打电话。

     23点时,陈的电话响了,他说他有事先出去一下 ,办完事再回来 。让木偶人把小记者全部通知完 。

     陈走不久就给木偶人打来电话,让木偶人从楼上扔下来几本书。木偶人找到陈要的那几本,打开窗 ,陈在楼下对她说:“扔吧。 ”

     木偶人扔下去后问:“陈主任都接全了吗?够不够8本?”

    陈:“哎呀,吵吵啊都有人看见啦 。”他说着指了指树底下,木偶人看到一个男的正在看她而后看看陈主任并往陈主任那边走。

    木偶人说:“看见就看见呗 ,又不是偷书。 ”陈小声说这还不叫偷啊,木偶人刚好关上窗没听见 。

    木偶人把电话打完已接近凌晨。

    到了一楼,门卫大爷愤怒地问她:“你大半夜的偷着在我们报社干啥呢?你偷多少书?”木偶人说;“是陈主任让我来通知小记者交报纸费的 ,我也没偷你们书啊。”“你别瞎说了 ,陈主任走时说副刊没人了,让我关大门 。你偷书还不承认呢,有人看见了都告诉我了 ,那个人说看见你往楼下扔书给一个收破烂的男的……。 ”

     木偶人被莫名冤枉了。她做梦都想不到关于书的恶梦才这才刚刚开始 。而制造灾难的就是她信赖的陈主任。其实那个目击者是陈的人,在木偶人打电话时,陈就和他吃饭呢。他们精心策划这一切 ,并为此演了一场戏(后面会向大家介绍具体情节) 。木偶人却对此一点都不知道,虽然痛苦虽然莫名虽然委屈,但还是坚持着走完了那些陷井 。

    第二天 ,陈对木偶人说:“今天早上老多小记者的家长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怎么让你那么晚给他们打电话呢,他们都睡觉了。我说我不知道这事 ,我没让你给他们打电话。他们说那她怎么能进你们副刊的屋呢,你给她钥匙的吧,我说我没给 ,不知道她咋进的……” 。

    “陈主任 ,我就说那么晚打不行,影响别人,是你非让我打的。你不让对别人说你在 ,你让我说我有钥匙,我都做到了,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别人说我呢?”。木偶人忍住眼泪说 。

    “哎呀 ,做生意嘛,就得一个人站在公司的立场上;一个人站在客户的立场上。才能挣到钱…… ”。

     “陈主任,我不想干了 ,这份不适合我 。”木偶人说。

    “有啥不适合的,始终都是这些活。你要实在想走的话,等张冉从北京带队回来以后 ,你再走,这里不能没人守着呀 。”

    “陈主任,还有一件事:昨晚 ,你们报社打更的大爷说我偷书了 ,还有目击者呢,可我也没偷啊。 ”

    “你不用放在心上,报社最近丢不少书 ,电梯录相里也没发现什么敌情,所以大家就怀疑一定是晚上有人偷书从别处带走的。门卫老头有则任,他又抓不着人就到处赖 。你不用管他 ,该干啥干啥 。”

    木偶人依旧认认真真地做着,但也开始清点她负责的那些物品(财 、务都归她管。)开始写交接单了。

     张冉从北京回来后,陈对木偶人更加百般刁难 ,张冉也对她十分嚣张 。

     一天快下班时,木偶人对正在第N次刁难她的陈说:“陈主任,我不想干了。”

    陈 ,沉默片刻说:“你回去结婚哪。 ”

    木偶人感到好气又好笑:“和谁结婚哪,我连对象都没有,你也不是不知道 。 ”

    “我还以为你家在于楼那边给你介绍了呢。”陈撒谎撒得很平静。

    “没有的事儿 ,连我都不知道 。再说就是介绍了也没时间处啊 ,我成天忙得几乎连饭都吃不上。”

    “打电话不也能处。 ”

    “陈主任,我的电话你都不让我接,我又没有手机怎么可能跟别人处对象呢?!”

    陈很清楚木偶人在于楼不可能有对象 ,但他——伟大的副刊部主任,把编稿的本领再次发挥到坏别人的事情上:木偶人走后,有人问陈木为啥不干了 。陈说:“------她家给她在于楼找了个对象 ,她着急回去结婚。------”

    如果说女人的谎话可以让小说家致富,那陈的谎话则可以让所有的小说家致富。

    (007)

    木偶人第二天来得很早,她想把交接单再核实一下 ,避免有差错 。

    打开门,她很惊讶:陈主任和张冉早就在了,而且从整理出的报纸的报纸的数量的数量上判断 ,他们至少到两个小时了 。一问果真,陈说:“今天有几个学校急要,我五点多就给张冉打电话让她过来干活 ,你要不干了总不能麻烦你吧。 ”很明显的谎话。

     木偶人在学生报社身兼多职 ,其中之一是财 、物管理 。她在工作上是个细心的人,把办公室里凡是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全都记在固定的本上,多一样记一笔 ,少一样记一笔。当时交接单上,她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列出来并写上数目(甚至清楚地写上每回增减的时间及相关事件甚至相关的人)。

    写完后,木偶人请陈醒哲过目 ,确认无误后签上字 。开始他不肯,他说他相信她。木偶人说不行,她一定要把工作交接清楚否则日后出现问题 ,说不清(这是木偶人给他打工期间做的惟一一件明智的事,但却依然没能逃脱被陷害的厄运:这事被他俩扭曲后使木偶人蒙受了巨大的冤屈和苦楚!)

    陈主任认真看后,夸木偶人“真是一分一毫都不差呀 ,小木真是个好管家婆!”。木偶人让他签字他不签,说:“张冉签就行了” 。

    张冉按木偶人写的逐个盘点无误后,签上了她的名字。

    木偶人用了复写纸 ,所以木偶人和张冉一人一份。

    木偶人要走 ,陈主任说:“你干到晚上吧,因为你一走,这么多学校张冉一个人忙不过来 。就当是我求你了。 ”木想都付出那么多了 ,也不差这一回,就答应下来。于是她搬起陈和张冉已分好的报纸,放到楼下的自行车 ,出发了 。

     晚上快下班时,陈主任说:“小宋,你把交接单重写一下 。因为那些从北京邮来的杂志有问题不能写。那个让我代卖这些杂志的小子犯事了 ,他到处拉广告人家不给他钱他也给人家登,使他们报社蒙受了很大损失。让他去要钱他还要不回来,他怕报社让他承担法律责任就偷着跑了 。现在报社正到处找他呢 ,他不可能再露面了,所以,这些书留着也没用。一会儿下班时 ,我让张冉把它扔了!”。

    木偶人说 ,“陈主任扔了多可惜呀,那些杂志那么精美又那么好盘锦又没有卖的,还不如放在新华书店让小贾帮你卖呢!” 。

    陈主任说:“那可不行 ,新华书店离咱们这么近,北京那边来人,要是看到或听到了这件事 ,肯定会认为我和他有关联而向我要人。 ”

     木偶人刚要点头,突然觉得不对劲:“陈主任,我记得当初接这些杂志时 ,你跟我说是你原先的同事杨编辑的妻子雷编辑托你卖的呀。你现在怎么说是个小子呢?” 。

    陈主任说:“雷编辑欠他钱,就拿这些书抵了------”。木偶人当时没有多想就重新写份交接单。陈主任把原先那份写有“北京杂志明细表 ”的交接单撕毁 。

    “张冉,你把这些杂志全部用纸封好 ,千万别让人看到书名。呆会出去时打车扔到远远的,最好是扔到臭水沟里,上面再压上石头。 ”看他说的跟杀人抛尸差不多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把木偶人往死里整 ,只是木偶人命大活了下来 。

     突然,陈主任把张冉叫出去不知说了什么,回来时对木偶人说:“小木 ,张冉拿不了那么多,你也拿一部分吧 。你这部分不用包纸,给小贾拿过去让她代卖。”

    木偶人不明白 ,“外一北京来人知道咋办呢?”

    陈主任很不耐烦地说:“你怎么那么死心眼儿,就这几本几天就能卖完,还能等到北京来人哪?! ”

    到楼下时 ,陈主任再次对张冉除了说那句:“杀人抛尸”的话以外,还补充说:“要是找不到臭水沟,就把这些杂志卖了。要卖的话就等天黑透了卖,如果收废站看书太新不敢收 ,你就说出那个名,告诉他们出事也不要怕找那个人就行 。记住千万说出那个名,他们不问你也说。”张冉说:“放心吧 ,我不能忘说那个名。 ”而后陈对木偶人说 ,“你现在就给小贾送去,别放在你宿舍,否则让人看见对你不好 。”

     小贾住她单位 ,所以木偶人很快找到她办了这件事。

     第二天不到7点陈主任就给木偶人打传呼,木偶人以为是她的交接单出了毛病,飞快回了电话。

    陈主任说:“我这儿有急事 ,你赶紧到我单位来 。”

    “可是你们没到上班时间,我怎么能进去呢? ”。木偶人说。

    “我已经跟门卫打招呼了,你就来吧 。”

    木偶人一去 ,才知道是芝麻大的事(现在木偶人才明了,那可不是芝麻大的事啊,那是命大的事啊!)。

    他说:“你等小贾她们营业以后 ,到他们单位当大家的面,把那几本书用纸包好千万不要露出书名。”

    木偶人不明白:“陈主任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

    陈说:“我昨天又想了一下,觉得让他们卖不好 ,外一牵连他们就不好了 。不过 ,你别这么跟他们说,你就说我又不想卖了,又让你给我送回来 。他们要是问为什么你就说不知道。”

    新华书店开业后 ,木偶人当着大家的面按照陈主任的话做了。

    在此,有件事木偶人必须提一下 。陈主任所在的副刊部办公室里有个书架,上面罗列了一些书 ,其中有他原先的同事杨编辑的书。刚认识陈主任时,木偶人有回去送稿看到了杨编辑的书,就问陈主任可不可以借她看一本 ,陈说不行因为是别人的。不过后来有一天,他主动对木偶人说:“小木,杨编辑给我打电话说他放在这的书都不要了 。所以 ,你喜欢哪本就拿走吧不用还了。”木偶人很感动,不过她说:“那多不好啊。再说外一哪天他想要咋办?再说我现在也没时间看,这样吧 ,我先选两本始终放小贾那儿 ,等杨编辑想要的时候,你就到小贾那取,你们前后楼几分钟就能取回来 。 ”

    这回取北京的杂志 ,木偶人也顺便把杨编辑的两本书带上了。

    当木偶人把北京的杂志放到陈主任面前时,她无意间发现陈主任的办公桌底下有好几摞北京的杂志——大多被纸糊上了。

    木偶人不解,“陈主任你这儿怎么也有这杂志啊? ” 。

    陈说 ,“这是那小子最近邮过来的。我刚才已经给一个熟人打电话了,让他帮我把这些书销毁,没看我都要糊完了吗?他马上就要过来了 ,我让他在上班之前到这来免得被人看见不好。你赶紧走吧,他不想让人看见他 。”

    “陈主任,这是杨编辑的书还给你 。”

    “哎呀 ,小木我不是说他不要了吗!你拿走吧,要不也得扔,再说我和他是哥们他还能为两本书对我怎样啊 ,就是2000本书也没说的。你赶紧走吧! ”

     还有一件事有必要说一下:这个报社招的小记者所用的教材有两本:《新闻采访写作》和《新闻摄影》。其中有几个油田实验的学生交完钱没来学也没取书 ,木偶人把那些书装到包装袋里,每回到实验中学都带着希望能看到他们给他们 。但直到不干他们都没出现。

    交接时木偶人把这些书给陈主任,陈主任说送你一套吧反正他们也不能要了。木偶人说那多不好啊 ,要不木偶人拿钱吧 。他说“在木偶人这干一回,就送你一套又能咋样。”木偶人刚要收下,突然木偶人想起:“陈主任 ,木偶人宿舍还一套呢,就是每回给讲课老师准备的那套。”——油田实验离木偶人宿舍近,为避免老师忘带书讲不了课 ,木偶人得到陈主任批准后,就放宿舍一套,以备急用 。

    陈主任说:“那套书也送你了 ,你那么喜欢。以后在别处上班时,放家一套,另套随时带着看 ,一旦丢了 ,家里还有。 ”

    木偶人有些犹豫,他说:“你在木偶人这儿辛苦干一场,没换来别的 ,还换不来两套书吗?快收着吧” 。张冉也在一边劝。

    木偶人收了。

     但是,木偶人从L阳回来后,听到了怎样的传闻呢?陈对别人说 ,“我是看在她在我手下干一回的面上送她一套书,但也不是两套啊 。怪不得事后,张冉怎么查怎么少一套呢!”

     木偶人走了 ,却没能走出这个陷井!

     在宿舍逗留两天,木偶人就整理行李回家了 。全身心地投入到自考的学习中,迎接下个月的考试。考完试木偶人就为了学习去了沈阳。

    木偶人做梦都没有想到 ,在盘锦,这个她生活了近二十几年地方,因那两人的陷害使她承受了怎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事情啊 。这件事使她生不如死!人类啊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相待呢?有什么解不开的结要把人往死里坏呢?!

    (008)

    2002年年底木偶人从沈阳回来后 ,满耳朵都是:她利用了陈主任的信任偷走了不少书,使陈受到了巨大的物质损失。木偶人认为一定是外人对她的陷害,不会是陈在背后捣鬼。因为她从沈阳回来一进家门她妈就告诉她:“这些天陈主任总给你打电话 ,说现在B报副刊不是半版了已经改成整版,他让你给他投稿他一定给你用 。他还说你要是没工作的话就到他那干去,他给你安排个领导当。而且他特别夸你在夏令营时表现好呢 ,说你特别负责,为了照顾好那些孩子你连饭都不吃。他说你就是不要他单位上班的话,也希望你以后能帮他带队到北京 。他还要给你介绍对象……看来陈主任不像你说的那样对你有多不好 ,他对你也挺好啊 ”。木偶人点点头,也认为自己低估了陈对她的好,于是感激、信赖再次蒙蔽了她的眼睛 ,于是引发了一场殃及别人的灾难。

    陈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他为什么给木家打那么多电话说那么多木偶人的好话呢?因为L找木找不到都要急疯了,他料想木偶人对L感情那么深 ,一定会去看他的 ,那样他俩就能成,那他的事早晚得败露 。为了讨好木更是为了再次控制木,他采用了牛的策略:不管以前对她多不好 ,只要你最终假意‘留’夸她让她信任你,那整个世界的理就都是你的了。他们利用木的弱点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不管是否伤及无辜。

    有一天她从莲(她的初中同学)家出来,上了小客 。许多人都跟上去 ,一个男的(给他起个名,叫:王法),站在她面前说:“木偶人 ,你总跟你家人说陈主任对你不好,你给他打工时他确实对你不好 。但你也坑他不浅哪,你知道你偷卖北京杂志让他损失多大吗?”木偶人说:“我也没偷卖他东西呀 ,临走时我把所有的东西一点不差地和他们交接好啦------。”王法打断她说:“你是写个特别细的交接单,他们也签字了,但那上面你也没写那些让陈代卖的北京杂志啊?而且你也没让他们看到那些杂志。当时他们问你那些杂志在哪时 ,你说放在小贾那了让她代卖 。他们想都没想就相信你了 ,可你却利用了他们的信任偷着把那些杂志卖了!你是分两回卖的,第一回是你自己卖的,是在一个晚上。你还怕别人看见书名告诉陈主任和张冉 ,就事先用纸把杂志包得严严实实。收废站的人打开纸一看是新书而且没过期,就不敢收怕是偷来的 。但你会说:你说收吧没事,我是学生报社的 ,我叫木偶人,我们单位就在附近,你明天可以到我单位那核实一下。你放心报社在我就在 ,因为这个报社是我家亲戚陈主任开的。陈就在B报上班,找不到我也能找到他 。收废站的人见你这么说就相信了,给你不少钱。

    “第二回你是让一个收破烂的男的卖的 ,那回特别多,所以收废站也不敢收,但那个男的说是你木偶人让她卖的。收废站的人对有印象因为你对他们说好几遍你的名字 。他们就收了 ,你也因此得不少钱哪!好几百呀都快上千了。可怜陈主任和张冉太相信你了 ,在你把那些钱花光时他们都不知道实情呢!北京来人要杂志,陈主任就到小贾那拿,小贾说已经让你拿走了她们同事都可做证。陈主任开始还不信哪 ,到处翻,他当然翻不到了!给你打电话你却在不在家在沈阳呢,问你在沈阳的联系电话你家说没有 。陈主任又领这些人回学生报社翻 ,翻了半天也是没翻着 。

    “大家急得不行,后来有人提议:有可能让你卖了。于是就各个废品店收没收过那样的杂志,还真找到了 ,巧得是那个替你销赃的人也在,经他一说大家都知道咋回事了。可惜那些书已经被运走了 。这时好几个人要报案让你进监狱,但陈主任挺够意思的 ,他说你挺不容易的,说啥都不让那些人报案。你知道吗你是不用进监狱了,陈主任他们可倒霉了。北京的人一定要让陈赔钱 ,赔的可不是个小数目啊那可上万呀 。陈主任根本拿不出那些钱 ,其实凡在这个单位的从法律上讲都有责任,你拿不出就从他们工资里扣。每月按时给我邮足够的金额,否则我就报案’。大家没办法就同意了 。木偶人你知道吗 ,那几个员工都好几个月不开工资了。有个才来几天也跟着赔,张冉都赔不起了不干了现在还在家哭呢。 ” 。车上不时有人随声附和。

    木偶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诬蔑指责弄呆了。任凭王法继续说 。

    “那个替你销赃的收破烂的人还说当初你偷副刊部的书时也是找的他 。他说一天晚上你背着陈主任到副刊部去偷书,装好之后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在楼底下接着 ,你从楼上扔。你真够贪的把副刊部的书柜都给偷空了,你去看看现在一本书都没有了,都让你偷走了。其实在你扔最后一包时有人看见了 ,正赶上你对收破烂的说:‘都接全了吗?够不够8捆?’,他回头看见有人就说:‘你别吵吵啊,都有人看见了 。’你还好意思说:‘看见就看见呗 ,也不是偷。’收破烂的自言自语地说:‘这还不是偷哪。’结果被那个目击人听见了,他觉得不对劲就问收破烂的咋回事 。收破烂的说是你给让他打电话让他到这儿来拿书的。那目击者一听就知道你是在偷盗,于是他就报告门卫老头了 ,老头想告你 ,你们陈主任挺够意思说啥没让告,说所有损失他替你赔了。”事实上所谓的“收破烂的”和那个“目击者 ”是同一个人 。是陈找来的帮凶,伙同陈一起昧着良心害木偶人的人!

    王法还说:“你还挺有头脑呢 ,怕陈主任知道后问你为啥偷着到副刊。你就借通知小记者交报纸费的名义给他们家里打电话,深更半夜的就为给自己找个理由,你就给人家打电话不顾人家休息。有个家长问你怎么进的屋 ,你说陈主任给你钥匙了,其实陈主任根本没给你钥匙,是你把门把手撬坏进去的 。你现在到副刊看看 ,门把手到现在还坏着没修好呢。 ”

    木偶人心想:不对呀,那门把手在陈没自办报社时就坏啦,那是陈为了和J鬼混不再被人打扰而自己弄坏的呀。就算不是他弄坏的 ,也绝不是我干的呀,那时我还不知道咋回不呢问陈主任,但陈主任没告诉我 。

    “还有你偷着把杨编辑的书拿走了 ,杨编辑从北京回来后跟陈主任要书 。陈主任傻呼呼的到小贾那取。小贾说已经你被拿走了。杨编辑因此对陈主任大发脾气呀 。”此时 ,木偶人就是有一千万张嘴也说不清啊。这么多事,这么多罪名,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更让人生气的是 ,你还把陈主任从印刷厂要来的所有装订本都给拿走了,那么多你一本都没给他们剩!没办法他们自己又花钱买了 。你不用否认,你爸那儿现在还有好几本呢!”木偶人纳闷:不对呀 ,那些装订本是我从印刷厂要来的纸订的呀。当时陈主任不让我要说没地方放,我说我是为自己要的,不过得借用一下单位的订书机。

    ……

    不是 ,不是,不是这样的,木偶人在心里大喊——可王法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其实她就是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无凭无据,聪明的人能信吗?而陈主任又策划得那么完美:人证物证俱全,为了增加真实性还使用了苦肉计------- 。你别管那人证是谁(陈收买的?陈的亲信?陈的讨好者?牛的人?……)是不是假的 ,人家终究是确实存在的呀!你木偶人再清白谁信哪?谁不讲证据呀!再说就是有证据 ,你有人家陈主任有地位吗?有人家帮凶多吗?有人家阴险吗?(他能丧尽天良的坑害别人,你能下得了狠心吗?你不能,因为你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做不出人吃人的事来。你不是魔鬼,只是一个生来要被人愚弄利用的穷苦人。)你没有!

    木偶人不再相信王法说的任何一句话,她认为他冤枉了她 ,他不是好人 。

    (010)

    315(木偶人的一个朋友的外号)在木偶人临从沈阳回来时,也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因为他急着要给她介绍对象。

    木偶人到家没几分钟 ,315就来电话了:说男方K在油田机关上班,条件好,人也不错……木不想见 ,被父母狠批了一通后见了。见完面,男的想处,她不想处 ,又被父母骂一通 。

    她就处了 。

     木偶人的一个同学莲离婚后在某地买了一套楼 ,自己不敢住,就让木陪她。巧合的是:莲的住处和K家是一个家属区,真是一举两得。但是张冉家也在这 ,真是冤家路窄!

    和K处不久,K的手机就坏了 。木要把K给她买的手机给他用,K说:“还是你用吧 ,免得我找不到你,我临时买个传呼用就行了。 ”木突然想起她的那个传呼机,她知道L留学已满两年 ,如果不念博就能回来了。她不敢面对L不给她打传呼的事实,所以没放电池 。她想就算L不联系我,我也不会太过伤心 ,因为可以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他给我打了,但我无法收到……

    L确实打了,而且打了好几个月 ,怎么都联系不上她。

      一天 ,K对木说:“你以前要参加谁的婚礼了吧。有个男的打传呼来说你2000年的时候想参加他的婚礼,但那时他还没有对象呢 。他说现在他有对象了而且很快要结婚了,他说你要想参加他婚礼的话就给他打个电话 ,不想参加的话也行,不过告诉他一声。”

    “打传呼上的电话号码吗?”木问。

    “不是, ”K递给木一张纸条 ,“他说他是在公用电话亭打的电话,所以不让你打传呼上的 。他让打你这个号码,是他单位的。他说你不打这个电话打他家的也行 ,他说你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

    木想到了L,但很否定了,她觉得L不可能没有手机呀 ,怎么能到公用电话亭打呢 。

    “这个人挺奇怪的,”K说,“我给他回电话 ,他对我说‘这个传呼是你的吗?不是你的吧’ ,我说是 。他又说‘以前不是你的吧’,我说是,以前不是我的 ,是别人的。现在她有手机了,用不着这个传呼了,就给我了。他说‘那个人是不是姓木 ,女的? ” 。我说是。他说‘她是把传呼卖给你的吧’,我说不是卖的,是她给我的。他说‘你俩啥关系 ,她把传呼给你了?’ 。我说你管我俩啥关系呢,她想给我就给我呗!我说完这句话,他那边半天没动静。我就把电话挂了。”

    “过一会他又来电话了 。他说他也没有别的意思 ,就是想看看我还能不能联系上你了。他说你以前挺想参加他婚礼的,他在家时你对他说过,他不在家时你对他妈也说过 ,还给他妈留下这个传呼号了 ,说等他结婚时,让他给你打个电话。……我说我能联系上你,我说我是你对象 ,结果他又不说话了 。我刚要挂就听电话那边‘咚’的一声,紧接着就有个女的跟我说‘我的天哪,他晕倒了 ,你跟他说啥了?!’。我刚要说我没说啥,但那边电话挂了。过挺长时间,他又给我打电话 ,对我说了我进门时对你说的那些话 。”

    K问木:“他是谁呀,怎么这么怪哪? ”,木说:“我也不知道啊 。”

    晚上K下班回来 ,到莲处问木:“你没给他打电话吧?”木说是。K说“他下午又给我打好几个电话,说他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给他打个电话。因为他结完婚以后 ,就和他对象到外地去安家 ,不一定再回盘锦了 。所以想让你打个电话,他好跟你道个别。要不,你给他打一个吧。 ”

    木固执地说:“我不打 ,我又不认识他 。 ”

     K有天对木诉苦说:“那个男的像有病似的,每天都给我打电话,一打就好几个 ,总让我参加他婚礼。我说我认识你是谁呀,我参加你婚礼。他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但你对象知道 ,你回去跟你对象说说 。我说我跟我对象说了,她说她不认识你。但他还给我打,我一听是他 ,就骂他有病,可他还是打”。

    莲的心情不好,木偶人陪她呆了好几天 。这天 ,莲睡了 ,木就乘机出来给报社送稿。

    路上有个中年男子S问她:“木偶人,你对象跟没跟你说有人让他参加婚礼的事儿?”

    “他跟我说了。 ”木答 。

    “那他去不去?”

    “他不去,他说他不认识那个人是谁 。”

    “那你去不去? ”

    “我也不去呀 ,我又不认识他。”

    “你对象不认识他,但你应该认识他呀。”

    “我不认识呀 。 ”

    S 又问木偶人:“前一阵,你的传呼是不是坏了?”

    木说:“没有啊”。

    S说:“那咋怎么打都打不通呢? ”。

    木说:“我没放电池 ,因为我有手机了,就用不上它了 。”

    S说:“你就是不用,放上电池又能怎样啊 ,你应该知道他有可能回来找你呀。”

    木问:“用电池那不浪费钱吗 ”。

    “啊?你就为了省几毛钱的电池呀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不放电池发生多大事吗? ”

    S痛心地说:“他找你都找疯了!他早就回来了,你刚到沈阳两个来月 ,他就回来了。因为他交不起学费,只差一万多就怎么凑都凑不够,他就回来了。其实他家要是不给你花那么多钱的话 ,也能够交他学费的 。”

    他按照你给他妈留的传呼号 ,不停地给你打传呼,打了挺多天你都不回。他以为传呼台出问题了呢,就到电信公司去询问。一问才知道你欠费了 ,他就替你把欠的费用交了 。又开始不停地打电话,仍然联系不让你 。他就查到你家的电话,才知道你不在盘锦在沈阳呢 ,传呼放家了,没带在身边。他问你的联系电话,你妈说没有 ,说你十•一能回来。他就等啊盼啊,好不容易等到十•一了,你却没回来 。你怎么不回来呢 ,你都不知道他那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年底,他听说你盘锦了,往你家打电话 ,你妈说你在陪一个同学没在家。他就又开始给你打传呼 。每天不停的打 ,把传呼台都给打轰动了。传呼台的人了解情况后,也都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给你打,真的。可就是联系不上你 。他为了找你花了不少电话费 ,他手机欠费停机挺长时间了。 ”

    前两天他可算打通你传呼了,没想到竟是你对象回的。你传呼不用也行,给别人也行 ,但你给谁都不应该给你对象啊 。你知道当他得知是你对象时,他怎么了吗?他立刻就昏过了,把公用电话的亭的那个女的吓坏了。”

    后来他清醒了 ,抓起电话就要打。大家不让拦着他但根本就拦不住……可你为什么不给他回个电话呢?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吧,别跟现在的对象处了 。现在他家人都等着你去和他结婚呢,他家为你花不少钱哪 。”

    木偶人说:“也没有谁家给我花过钱哪。 ”

    那人说:“咋没花哪 ,花好几万呢。在你带队到北京参加夏令营时,他家给你花的 。”

    “你是带队老师,也不用花钱哪。”

    “你是不用花钱。但他家花钱雇人陪你玩 ,还给北京总社不少钱让你吃住在最好的地方 。 ”

    木偶人说 ,“吃住最好,陈主任说是他多掏不少钱换来的”。

    那人气愤地说:“他那是坏你呢,他知道咋回事。不过后来L家的亲戚还有他们委托的一个女的 ,不是当着陈主任的面把这件事对你澄清了嘛!你现在却不认账了!{当时他们确实当着陈的面跟木偶人讲明了,陈也说真话了 。但他们刚走,陈主任又坏木偶人了呀!(详情请看006的开头部分)。}而且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在夏令营时嘴太馋丢人现眼 ,你对象家人天天连门都不敢出,受不了大家的议论也丢不起人哪。现在还有老多人议论哪!你对象打算和你结婚就离开这儿,远离盘锦远离人们的是是非非 。他对可诚心哪。可你却三心二意:你当初那么匆忙地离开陈主任那 ,一分钟都不多呆,那时活最多,陈主任留你再干一天你说什么都不同意。他问你为啥那么急 ,你说你家里在于楼给你找个对象,那家挺有钱,你着急回去结婚 。陈主任批评你说这样太对不起L ,你竟理直气壮地说 ,‘L家以前有钱我跟他行,现在一屁股债我还跟他干啥呀’,后来陈主任苦苦劝你 ,你就是不听…… 。”

    木偶人越听越糊涂,心里不停地说:不对不对我没说过那样的话,再说陈主任一直都跟我说大家认为我和L根本不可能 ,前两天他还跟我妈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呢。再说,我临走时还给他白干一天活呢,他不可能说我一分钟都不多呆呀。

    木认为眼前的人一定是个搬弄是非的人 ,她不听他的了,往车站点走 。那人追在后面说:“你说你等她两年,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他家人可都相信你啦。 ”

    木偶人执着地上了车,随她上了许多人。

    (011)

    木偶人上车了,车上人的话都围绕着她 。

    王法(009中的那个男子) ,走到她面前 ,一刻不停地对木偶人说————

    (注:009和011中王法的话是同一时间说的,在这里分着写)。

     “你在陈主任那做那么多坏事不说,在夏令营时也丢尽人了。那些孩子劝你不让你吃 ,这那些好东西都是你对象借钱买的,你不听非要吃 。有一回可算听劝了,都往回走了 ,却突然变卦了又进食堂吃了。那个劝你的学生问你为啥又吃了,你说你饿,她说木老师我也饿呀 ,我都不吃。可你还是吃了,你知道吗,你只要有一回不吃你对象家就不再花钱了 。木偶人挺委屈地想:我每回也不想吃啊 ,可陈非让我吃,他说我要是不吃的话首都的人就会说盘锦人浪费没教养。自始至终,他都这么要求我 ,他是我的领导又是我的恩人 ,我能不听他的吗?!

    “那回你吃完,陈主任看你太丢人,使劲骂你。可你下回吃饭时还吃!而且还吃完这桌吃那桌!吃!吃!吃!把盘锦人的脸都丢尽了 。你知不知道 ,因为你嘴馋 ,你对象家人很长时间都不敢出屋,他们受不了大家的议论和耻笑也丢不起那人 。现在还有人成天议论你的这件可耻事儿呢 ,你让你对象家损失那么多钱不说,还不珍惜你对象。

    “你的名声就这么不好,L家一样接受你 ,多难得呀。有段时间陈主任说你总让他介绍对象,大家怕你再伤害L使L出意外,就到处给你选对象 。有一个小伙条件挺好 ,大家给他讲了你所有的情况,那小伙不介意。他乘你们培训第一批成人记者时,也报名了。和你接触一段时间觉得你不错 ,更死心跟你处了 ,而且保证以后能对你好 。

    “L家因此托E问你的意思,如果同意跟这个小伙处,就不让L等你了。如果不同意处就问你为啥 ,要是和L有关,就告诉L放心等你。你当时说的可好了:你要等L两年,只要能跟他吃粥咸菜都行 。你还说当初婷母给你介绍对象时 ,你本不想处,但怕外人说你和陈有什么就处了。本来因为你对L不忠心婷家都不理你了,后来她们听说你的本意后对你特别好。你也确实等L一段时间 。不过自从你家在于楼给你介绍那个有钱对象以后 ,你就不等L了:乘张冉和陈主任不在时,把墙上那两张‘提醒你和L恋情’纸给撕了。事后别人问时你竟然赖是张冉撕的。

    “而且你怕陈主任劝你跟L处不让你走,你就来个突然袭击:白天还忙忙乎乎到处送报纸呢 ,晚上下班时突然让张冉在你事先写好的交接单上签字,张冉不签 。你非让她签,说陈主任让的 。这时正好陈主任来了 ,你对她说你要走明天就不来了 ,他以为你开玩笑呢他说你白天还往各学校送报纸呢?挺多人说看见你了还夸你能干呢,你这么突然一走,他这个主任怎么跟大家说呀?而且你还在单位最忙的时候走。你开始不说 ,后来禁不住陈主任问你就说你家在于楼给你介绍个挺有钱的对象,你们平时总打电话处得挺好,要结婚了日子都定了。所以你才这么急 。日子都定好了陈也没法留你啦 ,不过他对你挺够意思,你给他出这么大个难题,他照样给你开了整月的工资。”

    一个女的插嘴道:“你在日记里写希望他回国后一定和你联系一次 ,那两个高中男孩看到后告诉他了。他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你打电话,可是打到把传呼台都震惊了也没联系上你,你既然这样做当初给他留传呼干啥呀?!……他找你找疯了 ,你都不去看看他,还口口声说心疼他呢 。他妈天天哭,后悔当初告诉他你给他打电话的事。别看你做人这么差劲 ,他家还都对你挺好呢 ,说你要跟L结婚的话不用你们还债。还能借钱给你们在外在买个房子,盘锦是不能再呆了,因为你嘴馋的事都传开了大家没事就拿你取笑 。”

    到站了 ,木偶人茫然地下车,茫然地走在街上。身后有个很大的声音:“别忘了给他打个电话,你要不打的话就再也得不到他了! ”。

    一切来得太突然 ,没有一点准备 。L真回来了吗?真找我找疯了吗?对她讲L的王法竟然诬陷她做那么多不光彩的事,实际上她什么都没做呀!这样她能怎么相信王法的话?!

    木偶人给家里打个电话,她想从家里找些答案。她母亲说:“这几天陈主任总打电话来 ,询问你的情况,方方面面都打听。还问你往没往家里打电话说过什么没有,他特别关心你 ,他又说让你给他投稿、帮他带队参加夏令营的事了 。可能他后招的这几个都不如你,他后悔了吧,他说他想让你回他单位他给你加工资…… ” 。经历太多指责的她被如此关心后 ,心生感激。接连不断的残酷现实使她更加麻木 ,更加分不***假善恶。仍然把陈主任这个魔鬼当天使信赖!

    放下电话,木不相信大家刚才对她说的话了,因为陈主任没有这个意思 。但对于L ,她放心不下,她打消了去报社的念头,改去盘山找那个摸骨算命的“神人”。

    莹 ,这个见证了木和L十年风雨恋情的人,不甘心他俩有这样悲惨的结局。

     她跟踪着木偶人,“神人”不在 ,木偶人四处打听“神人 ”的下落,附近卖店的人告诉她“神人”明天能来 。莹听到了, 有个A报的女记者和莹认识 ,她想好写一篇相关报道。

     第二天,莹和女记者特意抢到木偶人前面算,因为她们有句话要让“神人”传给木偶人。

     不久 ,木开始算 。“神人 ”先批评她:“你这人嘴挺馋哪 ,有一家因为你嘴馋花了不少钱哪。”

     木说:“我也不嘴馋哪”。

     “神人 ”说:“你咋不馋呢!刚才那两个女的有一个都认识你,她说你嘴特别馋 。”

     木问:“我和L有没有可能了。”(全被女记者记录下来了。—— ) 。

    “神人 ”边给木摸骨边问L的生日,很快“神人”说:“你俩根本就不可能呀 ,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现在身边有一个女的 。再说他家也不能接受你,他家的等级封建观念挺强的 ,也绝对不能接受你。”木失落地叹口气,又问:“他现在在国内还是在国外? ”。“神人 ”说:“你这不在考我嘛,你知道他在哪呀 。你不要再问他的情况了 ,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木失落地站起来往回走,莹一把拽住她:“你跟我走去找L”。

    木说:“你是谁呀? ”

     莹说:“我是L的亲戚 莹啊,你不认识我啦?你在报社上班时我还到你们报社参加记者培训了 ,其实我是为你去的,我暗示过你,也有人对你说过 。跟我走吧找L去。”

    木说:“他不是在国外留学呢吗”。

    莹说:“他没交起学费早就回来了 ,他到处找你 ,可怎么找都找不到,他现在都急疯了 。快跟我走吧。 ”

    木不肯,不管莹怎么说 ,她都不信。她不认得莹了 。

    莹急了:“你是不是就相信那个瞎子的?那好,你等着,我现在就让他过来对你说。”

    木不等 ,转身走了,莹喊不回她。

    莹就冲到“神人”面前使劲踢他,边踢边说:“你跟她瞎说啥呀 ,她对象找她都找疯了,你还说他对象心里没有她 。他对象家哪有封建等级观念哪,我刚才跟你说给她花不少钱的那家是就是她对象家 。…… ”

    女记者追上木偶人告诉她“神人”算的不对 ,L找他都找疯了,L家也等着她去和L结婚呢。

    木偶人不信。女记者把她的记者证拿出来,说:“你相信我吧 ,我是A报的记者不会骗你的 。”木说:“你看你穿的这么破 ,不可能是记者。所以你的证件也是假的。 ”

    “我是为了探出实情才故意穿的破衣服的------” 。无论她怎么解释木偶人都不信。

    莹打完“神人”后,把他送到了派出所。然后莹和女记者一起到A报社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写出来 。第二天刊登出来,有人对K讲K又对木偶人讲 ,木偶人只当是别人的故事惋惜了一下后就没再想。

    很长的一段时间,木偶人都害怕出门。她不敢面对人们对她无中生有的不好的评价 。

    怎么都等不到木偶人的人,也接不到木的电话。L家死心了 ,收拾东西搬家,搬得远远的离开这个让他们太过伤心的地方。但L说什么都不走,他一定要在这等木偶人 。但最终大家硬把他拽走了 。

    L走后 ,木周围的议论渐渐平息了,但人们不屑的眼神依然刀割般追随她任何想去的地方。

    一天, 木实在郁闷 ,突然她想到了陈主任,她想去看他找回自信。

    可让她不可理解的是,陈对她非常冷淡 。她提起他给她妈打电话的内容 ,陈说:“现在我学生报社人都让我招多了 ,这两天正准备撵走一个呢;夏令营的老师现在还过剩,挺多比你有经验的老师都想来;你给我邮来的那些稿我都没收着。 ”再无话,气氛难免尴尬。

    尴尬的木偶人颓丧地回来 。她想不明白许多事 ,压力扑天而来的彷徨让她更加莫名。

    实在找不到答案,木偶人太累了,她便开始刻意不想原因 ,刻意淡忘这件事。

    ……两个受伤害的人,苦苦地在这无奈的世界上挣扎,而陈主任却活得自在潇洒 。

    试问陈主任——

    善人都惨了 ,你却得意着,你会为此安心吗?!

偶人魔鬼探讨编辑案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