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名著读后感正文

转载:《教育的价值》,来自微信订阅号“新语书院”(转载)

wangchaowh 名著读后感 2021-07-22 09:45:01 9 0

  教育有它独立的价值。

  从教多年,在同行中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么教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我越来越不知道怎么教了 。 ”

  应试教育变成了鸡肋 ,既维护着教育公平 ,又摧残着教育价值 。

  多年来,教育是全社会的痛。有识之士在反思呼吁,教育界也在努力地自我修正。可是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关注的目光都集中在孩子身上,却很少有人在意教师的纠结、矛盾 、迷茫和失望 。

  很多一线教师 ,博学多识,对教育有着深刻的理解,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思想。但受限于社会角色和所处的位置 ,他们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施展才华,实现梦想。不仅如此,还要承受家长埋怨 、领导指责、社会批判甚至谩骂 ,这使得他们的内心有着旁人不能理解的职业压抑和痛苦 。更多的老师已被分数淹没。

  理想中的教育,是培养学生的思考力和创造力的殿堂,呈现着生命的愉悦和人性的光辉。这样的教育 ,如何在现实中实现?怎样找到我们作为教师的工作价值?

  这是2012年4月 ,笔者在一次课程改革会议上做的发言 。四年过去了,发言中提出的“教育不是什么 ”的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近期也看不到解决的希望。文中有个别愤激之语,更多的是拳拳之心。

  今天刊发此文(作了一点删改),希望更多的家长了解、理解我们的教育 、我们的老师 ,也期盼老师们强大心理,在可能的空间里努力“做教育” 。希望之路,走的人多了 ,就会成为现实之路。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

  下午好!

  说实话,今天坐在这里,心里很不安。我为课程改革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为了今天坐在这里发言 。不过仍然感谢有这个机会 ,能把我对教育的一些想法与大家分享,希望我的个人观点能引发一些理性的研讨 。

  我想谈谈教育的价值。

  教育是什么,它的价值何在 ,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起点问题。相信各位对此都有自己的切身感受和深刻理解 ,教育家们对此也是定义繁多 。那些逻辑严密的定义还是留给理论家们去下吧。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回答一个常识性的问题:教育不是什么?

  说到我们的当代教育,有很长时间,我的感觉就是一个词:恐惧。

  1992年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 ,学校为青年教师举行了一场报告会 。一位中年女教师在台上声泪俱下,讲述了自己为了初三学生考出好成绩,以至于流产的优秀事迹。我在台下目瞪口呆 ,那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如果这就是教育界的主流价值,我多半就只能是一个边缘人 。那一年 ,她因为这件事被评为全省的劳动模范。

  1997年,我来到××市。那正是××市应试教育如火如荼的时候 。我听同事谈起某一年的中考经验交流会,说一位学校的副校长在会上表决心的时候 ,喊出了震耳欲聋的豪言壮语:“头可断,血可流,中考阵地不可丢!”我也曾亲耳听到一位年级级长激情澎湃的话语:“宁可少活20年 ,也要把中考成绩拿下来! ”

  此时此刻 ,教育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教育不是什么。我相信,每一个稍具理性的人都会同意以下的常识判断:

  教育不是非我即他 ,有他无我的生死选择;

  教育不是血雨腥风的战场;

  教育不是折磨和摧残;

  教育不是速成和功利。

  我想声明一下:到今天,虽然价值观不同,但我对那位劳动模范的牺牲和奉献仍然怀着真诚的敬意;对那位副校长和级长 ,我相信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会有深切的理解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 ,使得我们的校长和老师,被推到这样的境地,非要用非常识的方式 ,付出血泪的代价,才能达到教育的目的?这样的教育目的是不是本身就有问题?

  那么,我们中国的当代教育到底是什么?

  有人用狄更斯的《双城记》的开篇来形容我们当今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光明的时代 ,这是一个黑暗的时代 。”

  对教育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拥有前所未有的丰富资源的教育时代 ,也是远离本质、违背常识的教育时代。

  我再举一个例子 。

  去年6月,我通过微博给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提了一个问题:各位教育界的教授专家:你们能不能研究一下,在世界范围内 ,除了中国大陆,还有哪些国家和地区,会根据班级平均分 ,哪怕只差0.01分,也要给老师们排出名次等级?

  朱永新先生在回复中打了一个哈哈,然后说:无聊的排名。

  朱先生可能以为我在发牢骚。其实我是真的很好奇 ,在此也向各位大师请教:这种平均分排名制度到底是怎么来的?在我国,无论学校处于繁华都市还是偏僻乡村,这种均分排名制度是惊人的一致 ,而且至今方兴未艾 。我们知道 ,建国以来,我国推行的是苏联式的教育。那这个以分数排名来评价教师的制度是不是从苏联搬过来的?它有没有一个历史演变的过程?除了中国大陆,还有没有别的国家和地区也用这个方法?如果没有 ,那他们用了什么方式来评价和管理老师?这个排名制度,对于行政领导来说,当然是简单易于操作 ,电脑鼠标一动,排名一出,再按排名在大会小会上点名 ,进行“教学质量分析”,好吧,老师的工作压力就来了。管理原理嘛 ,用某些支持者的话来说,就是:“老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都很爱面子 。 ”“进行量化管理。”

  不仅学校给老师排名 ,行政管理部门也给学校和学校之间排名 ,排得那个热火朝天。 0.01分 、0.1分或者1分的平均分之差,真能排出教师的能力高低和师德优劣?真的能排出学校的管理水平的高低和教育理念的优劣?对孩子的教育,是人类活动中最复杂的科学活动 ,数字仅仅是帮助我们分析的工具之一而已,而我们今天却把工具当成了教育的目的 。更可怕的是,这种排名 ,绑架了师生关系,使学生的分数,直接威胁到教师的尊严和生存 ,把教师和学生的关系变成了一种赤裸裸的利益关系,这无异把老师置于一个火山口:跳还是不跳?

  难怪我们老师的脸上很少能见到灿烂笑容。当数字大于天的时候,职业的幸福就成了奢侈品。

  很显然 ,这种平均分排名制度背离了教育的本质和规律,也不能客观全面的反映教师的工作成效的高低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被朱会长称为“无聊”的违背常识的评价方式 ,多年来为什么会长盛不衰?难道中国这么多聪明智慧的教育专家学者和管理人员 ,就找不到一个更好一点的评价教师的方法吗?

  后来我在这条微博后面的评论中找到了一个无名者留下的答案,他的话也许能代表某一部分教育管理人员的心态:

  “没有排名,谁能保证教师的责任心?别忘了 ,大部分教师是不高尚的,他们无非就是为了钱或稳定的职业而在工作着 。没了压力,你看看他们会成什么样!  ”

  原来 ,他也不认为排名能排出教师的能力高下,他排的竟然是教师的高尚程度。这种心态其实是对中国大部分教师首先做了一个有罪推定,就是我们是不高尚的和没有责任心的。这种有罪推定是极其不公平的 。照这种推断 ,除中国大陆之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教师都是高尚的和有责任心的,所以不需要排名?这显然又是一个远离常识的判断。

  当然 ,社会的任何群体都需要管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找一个更科学一点,更人性一点的评价体系这么难?

  虽然朱永新会长没有回答我们这个问题 ,但另一个人回答了。谁?周有光 。

  周有光今年已经100多岁了 ,仍在写作,被誉为“107岁的年轻思想家”。他是中国著名的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通晓汉 、英、法、日四种语言。他曾参加并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 ,是现代汉语拼音之父 。

  周有光在2010年105岁的时候有一篇很有影响力的访谈,叫做《今日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

  记者问:为什么中国的应试教育发达?如何改革应试教育?

  周有光说:中国一向是要考状元,考得好才能做官嘛。应试教育是中国最发达的 ,有两千年的传统 。我们缺少的不是应试教育,我们缺少的是科学教育。(这里的科学教育不是指科学学科)

  周有光还说:我们今天教育为什么搞得这么糟糕呢?因为我们没有科学的教育学,当然教育搞不好。为什么没有科学的教育学?因为中国没有引进科学的教育学 。

  那么 ,周有光所指的科学的教育学是什么,为什么中国不引进,我们不得而知 。

  我想起了一首诗:“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教育的理想 ,近在咫尺,又何其遥远!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人认为 ,我今天是来批评应试教育的。不是,相反,我越是质疑和反抗应试教育 ,我就越是理解应试教育 。

  在中国现行的社会状况下,中考和高考是孩子们争取公平机会的最重要的制度堡垒。它关系着千千万万个孩子和家庭的命运,尤其是那些非富非贵没有背景的普通家庭。在这样的情形下 ,作为教师,谁敢掉以轻心?

  所以,我希望网上那些攻击教师的人们明白 ,那些常年累月,每天7点半出现在教室门口的班主任和老师们,支撑他们的不是那点分数 ,不是那些数字游戏 ,而是教师的良知和责任 。

  但是,我常常会觉得迷茫。

  中国有一个很传统很经典的教育思想和读书方式,至今受到社会的热捧:那就是“读书百遍 ,其义自见。 ”

  一个实验,有的国家的学生要自己准备材料,自己做 ,自己写报告,一周才能完成,我们的科学老师20分钟就得完成 ,没办法,还有那么多的内容要讲,那么多进度要赶 ,那么多考试要考 。学生不理解,怎么办?背!数学公式,背!语文教科书上有100多首古诗 ,几十篇古文 ,读读背背培养一下语感本来挺好,但还得默写,几千上万字 ,一个字都不能错。前几天,听刘老师谈起一个学校的历史教学,学生竟然要过6道背诵关。

  过了这六道关 ,学生们就真的可以博古而知今了吗?既然读书百遍后,其义可以自见,还要我们老师干嘛 ,不如找几个凶神恶煞的张飞似的的保安,在教室里一站,大喊一声“读书” ,考试成绩岂不更好?

  多年来,我们教师就只是一座桥梁,此岸是问题 ,彼岸是结果 ,答案是现成的 。我们只需要让学生知道怎么从问题走到结果,就算是启发了。如果学生能用多种方法走向结果,就算是高质量的启发了。如果还不行 ,就用最传统的最有效的一招:背!

  这种带着答案去引导的启发,仍然是一种灌输式的启发教育 。所以,我们的理科培养的是工程师 ,文科培养的是读写匠 。与之为伴的,是童年的流失,学习乐趣的扼杀 ,创造力的苍白。

  《华尔街日报》介绍过一个阅读经典的课程,读的是西方哲学和伦理学的经典,课程对象是12岁到17岁的少年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举行。在教室里,伦理学教授和孩子们讨论了一个问题:为了救5个人而杀害一个人在伦理道德上是不是允许的?

  这样的道德困境,并不空洞遥远 。在生活和人生中 ,人们随时都有可能面对类似的瞬间 ,需要道德上的智慧去判断,去选择。

  在斯坦福大学的课程中,有的孩子茫然不知所措 ,甚至痛苦的无法承受,也许等课程结束,他们也无法回答。这种没有标准答案的学习过程 ,是慢慢走进灵魂的过程,但是,这种灵魂深处的挣扎 ,刻骨铭心 。当孩子们以后在现实的生活和人生中遇到类似问题时,这种挣扎就可能帮助他们做出选择。

  好的教育,会让人们获得思想的能力。

  想想看 ,我们那些把历史的年月日背上六遍,把古诗词默写10遍的孩子,他们的思考力在哪里?我们就眼睁睁的等着他们某一天“读书百遍 ,其义自见”?哪种教育更有成效?如果药家鑫从12岁开始 ,就受到斯坦福教室中的启迪和训练,他也许会做出另一种选择 。

  在中国做一个老师,有幸福 ,也有悲哀。

  和大家相比,本人的奉献和牺牲精神还远远不够,本人太瘦了 ,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但是,我也每天天不亮起床,7点半准时站在教室门口 ,开始上班,为分数而奉献和牺牲 。我的痛苦在于:我有时候会找不到我辛苦工作的意义。那么,有没有一条介于应试教育和科学教育中间的道路 ,让我为自己和学生们的时间找一点价值?说白了,就是有没有办法,让学生快乐一点 ,让我自己轻松一点 ,也能考出很好的成绩?我没法改变教育的应试目的和内容,那我就设法改变我自己,把这个追逐分数的过程 ,变得离教育的真正价值近一点,再近一点。

  如果要我讲讲我为什么进行了目前的课改尝试,以上就是我真实的思想根源 。如果这一点令人失望的话 ,我只好说一声对不起 。

  至于我们的课改是采取小组活动还是大组分层或者别的什么,这种技术层面的东西其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没有什么好或者不好,只有合适和不合适,只要它能帮助你实现你的目标。每个老师的个性风格不同 ,教育教学的形式也各不相同,恰恰是这种差异,体现了教师的个人魅力。

  最后 ,我想奉献一些美好的东西 ,与大家共享,让我们再回到那个最初的起点问题上:教育是什么?

  在澳洲的一个小学的走廊上,有这样的标语:

  “我们为什么来学校?为了学习 。我们为什么需要学习?学习使我们能够阅读。我们为什么需要阅读?阅读使我们学会理解。我们为什么需要理解?理解使我们拥有快乐 。我们为什么需要快乐?只有这样 ,生活才会更美好。 ”

  这是一个学校心中的教育。

  席慕容是台湾著名诗人和画家 。她说:

  “如果一个孩子在他的生活里没接触过大自然,譬如摸过树的皮 、踩过干脆的落叶,我就没办法教他美术。因为 ,他没第一手接触过美。 ”

  这是一个美术教师心中的教育 。

  龙应台是当代华人世界中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之一,她和她的儿子安德烈共同写了一本书,叫做《亲爱的安德烈》。她在书中对自己的儿子说:

  “上一百堂美学的课 ,不如让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个钟点的建筑设计,不如让学生去触摸几个古老的城市;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玩 ,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

  这是一个母亲心中的教育 。

  西塞罗是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他对教育做过这样的阐释:

  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摆脱现实的奴役,而现在的年轻人正竭力做着相反的努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

  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教育不是为了适应现实 ,而是为了超越现实。

  在这个意义上 ,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伟大的!

  我的发言就是这样 。谢谢大家!

转载新语书院订阅来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